跟母親節有點落差,父親節的商品廣告少了些,餐廳的優惠簡訊也沒收到,連FB都沒什麼人說要去吃父親節大餐,明明母親節時我都被聚餐文洗版的說。是不是因為今天是上班日?還是母親真的比較偉大呢?

 

晚上打了視訊電話回去,祝自己的老爸父親節快樂,畫面那頭出現的是一張笑咪咪臉,對著孫子孫女說:「謝謝,大家都快樂」。我的記憶中,老爸沒對我那麼溫柔的笑過。

 

都說女兒是爸爸前世的情人,我想我上輩子可能很常跟情人吵架或冷戰吧!從小我脾氣就硬,個性又倔強,被罵更是臭著一張臉,長大一點還會跟爸爸大小聲頂嘴。所以在我們家,大家都說老爸最愛的是福太,因為她臉上總是掛著笑容,沒什麼脾氣,也不像我動不動就哭哭鬧鬧的。其實也不能這樣說老爸,當了爸媽之後才知道,大家都喜歡天使小孩啊,只要BeBe跟BoBo笑嘻嘻的,就忍不住會想抱抱他們,或多跟他們玩一下;如果他們又歡又吵,我不是板著臉,就是獅子吼,不然就是叫他們去罰站,讓我消消火。

 

老爸就是很傳統的男人,忙著工作,也不太會跟我們聊天(或許是他不知道要跟少女聊什麼吧!),但我們犯錯,會罵我們罵得很兇,小時候被打也是有的。我可能因此記仇,不太想親近老爸。雖然我說過爸爸以前很輕鬆,都丟我們自己玩(詳見Bittersweet Parenting),但大概小學一二年級時,他其實會幫我們看功課,周末會帶著我們去爬山,偶而去附近的國小玩球,也會跟親戚朋友揪團,老老少少帶著一起出遊。在我們那個經濟起飛,但製造了很多鑰匙兒童的年代,爸爸至少沒缺席我的童年。

 

有人會想像自己的爸媽是型男正妹,或是什麼舉手投足充滿成熟的大人味嗎?我曾經希望過,但爸媽不能選。小學時,老爸挺著啤酒肚,燙個電棒捲,還嚼著檳榔,穿著拖鞋,三不五時就冒出個俗而有力的問候詞,活脫脫是個大老粗。我曾經回家說:「可以不要讓老爸幫我送便當去學校嗎?」深怕同學覺得我們家有什麼背景。但這樣阿尼ㄎ一形象的爸爸,從小我們吃柚子,他會剝了滿滿一碗公的柚子肉給我們;我和福太國中住校,他晚上睡不著覺跟老媽說:「明天去看女兒吧!」;大一搬進宿舍時,他看我睡的上鋪很髒,拿了條抹布爬上爬下的幫我把床擦乾淨。

 

我想這是老爸對女兒的溫柔吧。雖然我常說他很兇,但我很謝謝爸爸,他給了我們很多自由。像是我唸書的每個學校都是我自己選的,他不曾干涉過我,或要我念什麼科系比較有前(錢)途。我和同學出去玩,他只叮嚀我注意安全,從不設門禁或像老媽對人家身家調查。還有最最感謝的是,爸爸沒有重男輕女的觀念,我從沒聽過他怨嘆生了三個女兒或是感慨沒有男丁傳香火這種話。所以我們在家裡都有公主病,常常任性而為,連阿嬤都說我們:「都被你爸爸寵壞了!」

 

小孩不能選,我不知道一路走到現在的自己,有沒有讓爸爸驕傲過或欣慰過。那個愛鬧彆扭的我,現在已經是媽媽了,我開始了解育兒的辛苦與教養的難處,讓我覺得自己得到現世報。而那樣固執又大男人的爸爸,現在已經是髮蒼蒼、眼茫茫的阿公了。他辛苦了大半輩子,其實不為什麼成就,都是為了我們。現在回家我會跟老爸話家常了,然後看著他和小孩玩得笑哈哈的樣子,只希望老爸身體健康,讓我們陪著他,就像小時候他陪著我們一樣。

 

老爸,父親節快樂,每天都快樂。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