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我是個壞脾氣的小孩,底線很低,很容易就爆氣。但在社會上打滾過後,稜角也磨了一點,同事都說我:雖然很酷不愛笑,但人很好。後來遇上超壞脾氣的老公,我總推說「女兒就像你,脾氣超差的」,但其實我也拗得很。有時覺得我就是現世報,我想我爸媽當年也是常常無可奈何吧!

 

BeBe上小學之後,我也曾經歷教功課導致母女劍拔弩張的緊繃時刻,想著我是否是個控制狂媽媽,還是女兒今生是來報仇的?升上二年級之後,不知是她習慣了,了解我一點了,還是學校老師諄諄教誨的功勞?BeBe不像過去,第一時間對我的規定反彈,或是拒絕,有時反而很爽快的說好,「到底孩子還是會長大懂事的啊….!」每當這樣想的時候,就會出現莫非定律。

 

前幾天,我在收髒衣服時,看見小孩游泳的袋子外面丟著睡衣,心想:小孩又把髒衣丟在洗衣籃外了(旁邊放著游泳的袋子),然後就整理整理拿去洗。晚上煮飯的時候,BeBe問我:「媽,我的冰淇淋睡衣呢?」我回:「拿去洗了,你今天又亂丟」。結果,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樣。BeBe聽了馬上高八度的吼叫:「那是我晚上游完泳要穿的睡衣,所以我把它放在游泳的袋子」。我說:「但是它在袋子外面啊,我以為是你要洗的」。小女生居然哭了,說:「你不會聞一下味道」。天啊,那你不會放進去袋子裡,自己沒放好,人家當然會誤會。(沒錯吧)老木我當時鍋鏟齊飛,在跟晚餐奮鬥,冷靜地回說:「請你下次放好,可以先拿別套睡衣穿」。結果每天都有安排要穿哪套衣服的小妮子聽不進去,氣撲撲的把還在晾的睡衣拿下來,說她要吹乾穿。我雖然覺得她反應過度,但她要自己來我馬上說好。因為本人內外都火,再計較下去我就要自燃了。

 

又如今天,一家人要外出吃早餐。孩子後來選了家裡附近的早餐店,我就準備兩罐350cc左右的水,想著吃早餐時可以喝。果然,邊吃就邊喝水了。重點在後頭。吃完早餐,先生居然說要去走一走。我想只是定點應該還好,太陽那麼大,他也不會在戶外待太久吧。沒想到老公真是外星人來著。到了那邊若無其事的說:我們沿著步道運動一下吧。然後就帶著小孩慢跑起來了。我很怕自己中暑,就在後頭慢慢走,還好出門前帶了全家的帽子,至少還能遮一下陽。但小孩一停下來就要喝水,本來沒剩多少的水,很快就喝完了。

 

BoBo雖然嘟嚷了一下:「媽媽怎麼帶那麼小瓶的水」,但很認命的往入口方向走,看來是很想快走完快去買水喝。然後,BeBe又開始抓馬了。整條路大哭大叫:「都是媽媽水帶太少了,你為什麼不帶大罐一點,我要渴死了」。連她爸爸祭出利誘:等等走完給你買個扭蛋,也打動不了BeBe,頻頻嚷著:「我不要,我只想喝水!」還好老木我嘴巴破掉痛得很,根本不想開口罵人或講道理,我也只想趕快把這條該死的步道走完,所以把燙手山芋留給始作俑者,幹嘛大中午提議要運動啦。彷彿過了一天那麼久,阿砸的終於走到入口,我們就像看到綠洲般的買水狂灌。眼見BeBe終於平靜了,我也平靜地跟她說:「你剛剛是不是覺得什麼都不要,只想活下去?」對啦,我就是個機車的媽媽,順便烙下狠話:「下次出門,你們自己背水壺」。

 

正義魔人或親子教養專家不用緊張,我不是要公評是非對錯,也不是要討拍,只是想抒發一下當媽有時就是不能隨心所欲,常常都嘛是傻眼狼狽。有時你懷疑孩子是不是來討債的,他們又天使地讓你心花怒放,就像剛剛BeBe睡前對我又親又抱的道晚安。先不管這眼熟的日常輪迴,暑假要到了,不管校門關是不是如鬼門開,我現在只想著拿著振興三倍券準備要報復性消費了。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