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連假在娘家看了緯來日本台的《極限體能王SASUKE 第36回大會》,即使老公說隔天早上再看重播,但我還是撐到凌晨2:30看完,就是想知道最後完全制霸的人是誰。(結果隔天又很有事的看了重播)

 

姐好多年沒追這個節目了,所以還停留在最強漁夫長野誠完全制霸的歷史印象。沒想到經過這麼多屆,除了舊的全明星,又多了好多新的全明星,(他們是誰?)所以就算熬夜也想好好的認識一下近年來的明星好手。

 

我每次看這個節目,都會非常佩服日本這個民族。首先,要能設計出四個Mission Impossible的舞台關卡已經非常瘋狂了。更瘋狂的是前仆後繼的參賽者,來自各行各業,有加油站員工、業務、消防員、奧運選手、配管工、上班族、老師、公務員、藝人….,不管什麼年齡層,不管有沒有體育背景,他們真的一生懸命地投入在練習與比賽中,很多人都在家裡做了道具練習。我看到有位參賽者,只要沒過的關卡就回去做道具,做到最近這一屆大會,家裡已經有19個關卡了,結果最後還是沒能突破第一關,他說:可是家裡已經沒土地了。

 

第36屆的100號,就是最後一號,看起來很年輕(實際上也很年輕,才27歲),我對他很好奇,因為他長得一副無害的樣子,又是軟體工程師,為什麼能背負這麼大的壓力扛起100號呢?隨著主播的介紹,我開始覺得失禮。這位名叫森本裕介的小伙子,已經在2015年制霸過了,而且上屆在最後之繩差幾公尺,也是差點完全制霸。森本從7歲在電視上看到極限體能王之後,決定以制霸為目標,15歲開始參賽,經過漫長的青春歲月,終於在24歲達成夢想。

 

能成為全明星,極限體能王就是人生。

 

元老級的山田勝己,在某屆失敗後,流著淚說:我只剩下極限體能王了。每個明星除了工作以外,其他時間都在練習某(幾)個關卡,不然就是拼命加強體能,還有好幾個轉職為健身房教練或老闆。我本來覺得日本人真的都把自己逼到極致,這樣的練習已經很不人道了,但他們一個比一個還著魔。看到後面卻越看越覺得感動:即使肌肉已經痠痛到不行,即使不知道捲土重來幾年了,這些人是真的很想把自己變強大,實現一個巨大的夢想。

 

然後,你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人性。機關本身當然是一道道高牆,但自己卻是最大的敵人。有些人是國際級的體育選手,但是一下就落水了,可能是太大意,可能賽前沒研究機關;也有的人太過謹慎,用掉太多時間來不及過關。能過關的人,誠如主播所說,是心、技、體三項兼備。技巧、體能、意志力不是在比賽中爆發的,是在每一天的練習,每一次的筋疲力盡之後,隔天再繼續鍛鍊的無限輪迴之中累積而成的。所以我看到好幾個挑戰者,終於來到變態關卡(其實每個都很變態)「瘋狂巔峰戰士」時,眼睛發亮,語氣興奮的說出:我就是想要挑戰這個,可以想像他們日日夜夜的努力,都是為了極限體能王啊。

 

除了參賽者投入的熱情與拼搏以外,令人感動的還有夥伴之間互相打氣,希望彼此都能過關的革命情感。長野誠在第17回大會終於挑戰成功,成為極限體能王史上第二位全破者,記者邀請他俯瞰極限體能王的全部關卡,並詢問他看到了什麼。長野誠百感交集地觀看之後,流著淚說:「其實這上面什麼也沒有,參加極限體能王,是因為和戰友們並肩作戰,非常快樂,如此而已。」(節自維基百科)

 

我想不管是平日的練習或是比賽時面對惡魔機關,這群人其實都在面對自己,畢竟要練六塊肌還是要飛簷走壁都是自己來,但是心裡那股強大的支持,除了對過關的渴望,就是家人與戰友的加油打氣。每次有人落水了,就可以看到其他參賽者失望地嘆息,反之,如果有人過關了,大家就是開心地又笑又拍手又擁抱,因為真的很希望可以一起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啊!因著對極限體能王的熱愛成為朋友家人,也真的是難得的緣分了。

 

有人覺得看一群肌肉棒子走火入魔似地追逐極限體能王很無言或是很不可思議嗎?建議真的要看到最後,這是關於一群人,既浪漫又熱血的勵志故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