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捎來生日祝福。自從我隱藏臉書的生日動態之後,只有家人會祝我生日快樂了。看到許多人在板上的祝福雖然感謝,卻覺得生日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或許也是不想面對數字越來越大的事實,所以後來都很簡單的和家人一起過,滿足小孩吃蛋糕吹蠟燭的慾望。但K每年都傳來訊息,低調簡短的祝福,很像她。

 

K是我的高中好友,我們三年都同班。高中開學第一天,她就坐在我前面,一頭長髮,一臉稚氣。也忘了找她說什麼話,反正從此之後,就是一起上廁所,一起去福利社,一起聽流行歌,一起迷偶像。

 

K很無害,說話總是輕輕柔柔的,雖然不多話,但找她聊天也會和你嘰嘰喳喳;她很喜歡畫漫畫,沒有網路的年代,我們會互寫卡片或信,我的卡片上總有她獨有的可愛人物。我從以前就很容易頭痛阿砸,尤其在沒有冷氣吹的炎夏,因為K,我才知道有刮痧這麼好用的方法。

 

畢業後,很多同學都選了去外地念書,她卻留在家鄉的大學,她說她沒有很嚮往大都市,比較喜歡在家裡。我們後來保持著一種很微妙的距離。我偶而會回去找她,逛街喝茶,但大多時間,我們甚至很少在高中校版上聊天。我曾經以為我和K或許會漸行漸遠,但她一直都在我身邊。

 

每次失戀的時候,我想起的第一個人總是K,她在電話那頭靜靜的聽我哭,沒說太多,只叫我加油,想找人說話就打給她;出社會工作的時候,有回身體出狀況住院。她知道了,特地北上來看我,還塞給我一本時尚雜誌,說讓我打發時間,待沒多久就說讓我休息走了。如果用男朋友來比喻的話,K就是那種不會花言巧語或想很多招逗你開心,但會默默陪著你的貼心男。

 

K是高中同學裡最早結婚的。我記得我們幾個同學去吃喜酒時,看到新娘進場還哭了。她在成長檔案裡,放了我們的合照,畫面停留了好幾秒,我知道她想告訴我,我們一直都是BFF。

 

後來我們都當了媽媽。有回約了就我們倆帶小孩一起出來,在親子餐廳和附近的公園泡了一整天。聊媽媽經,聊婚姻,聊她的工作,聊以前同學的近況,聊甚麼其實不重要,難得的是那天,我們又像以前那樣陪著彼此。K高中三年都是長髮,大學以後就一直維持短髮,除了少了Baby Fat,她沒什麼變。一樣溫柔,戳中笑點一樣笑個不停,和她在一起還是一樣減壓。從少女長大,K和我雖然不曾膩在一起了,但我們一直都記得當初相依相伴的習慣和心情。

 

一直都在不一樣的城市生活,我們見面的次數從一年幾次,變成幾年一次。但每年生日,她總是傳來祝福,短短一行,就讓我感動不已,想著「K還記得」,倒是我,很負心的常常忘了她生日。K,近來好嗎?或許不常連絡,但我常常不經意地想起你。想我們高中三年,總是做什麼事都拉著妳,想後來分享那些快樂難過的感情心事,想過了這麼多年,雖然各忙各的,你卻一直無聲的支持我。青春歲月到現在,人生有妳多好,謝謝妳,K。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