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攤子前,看著高麗菜、紅蘿蔔、洋蔥、金針菇、花椰菜…..,大概有5、60種以上的蔬菜,想著這禮拜要煮什麼,湯要加什麼料,小孩愛吃這,不愛吃那,不然簡單煮就簡單選一些吧!等等還要去肉販和魚販那挑幾樣主菜呢!

 

我站在衣櫃前,看著襯衫、t-shirt,素色的、條紋的、格子的,今天要穿什麼呢?下半身要搭牛仔褲還是寬褲好?看到一角的長洋,想著好久沒穿了,念頭一轉:算了,要追小孩,還是等吃喜酒或是和姊妹聚會時再說。現在….先查一下天氣預報,再來選衣服吧!

 

每天,時時刻刻,我們都在做選擇。要吃什麼,穿什麼,放假要去哪裡玩,週年慶到了要買什麼?但是,這些都算簡單。

 

想吃滷肉飯,可是同事說公司附近最近開了一家新的義大利麵店,好吃又平價。那就先去嚐鮮,明天再吃滷肉飯好了。

 

周末想帶爸媽出遊,一個想看風景,一個想逛老街,要去苗栗還是嘉義呢?行程要怎麼排才不會太累?什麼時間出發比較不塞車?之前看網友分享南庄老街好像不錯耶,也可以去附近的向天湖走走,不然下次再去嘉義好了。

 

人生,卻有一些時刻,不能改天,也沒有下一次。

 

國中時,念的是南部一所教會的私立完全中學。在升學主義掛帥的年代,一般學校可能連美術音樂課都拿來上國英數,我們學校卻標榜「又會玩又會唸書」。每年都有班際合唱比賽、球賽、健行活動,所以下課時球場和操場滿滿都是運動的學生;因為學校要辦大露營,所以我們有童軍課;因為有高中部,所以我們也有很多社團可以選;因為是教會學校,固定要做彌撒禮拜,十二月時活動更多,可能因為太歡樂了,所以我從那時開始喜歡十二月。

 

我念得很開心,完全沒有當時所謂的升學壓力。因為嚮往高中部的學長姐可以當活動的幹部,而且高中部的制服很好看(喂),一直都覺得自己會直升高中部。

 

但國三下學期時,我卻開始猶豫了,心裡有很多聲音:

在同一個環境裡待六年好像太久了?(啊你國小不是也在同一間念六年)

學校辦的活動都參加過了,想看看別的學校?(啊你不是想要當辦活動的人)

高中念第一志願的女中好像很威?(啊你一定會考上女中嗎?)

 

就這樣反反覆覆糾結的想了好久,最後決定的關鍵因素是福太也放棄直升,我不想自己留下來,所以我們後來一起去考了省聯。

 

結果是我沒考上女中,也和福太念了不一樣的學校。到現在我還是偶爾會想起國中那段快樂的時光,但我也無法再想如果當初直升會不會更好,畢竟姐也高中畢業很久了。

 

以前小時候寫文章寫到「選擇所愛,愛所選擇」,其實懵懵懂懂,現在我有點懂了那是什麼意思。要做選擇其實不容易,因為我們擔心會出錯,會失敗,會想哪一個才是最好的。但沒有什麼是最好的,任何事都是一種考驗與成長,從裡面我們學習、努力、修正,過程有痛苦也有快樂,結果不一定都如願以償,但好的壞的都是我們人生的養分,它們會變成未來另一項考驗的種子,現在沒收割的,可能下次就開花結果了。所以不要常常害怕,不要常常懷疑自己,有時候我們需要的只是向前踏出去的勇氣而已。

 

「既來之,則安之」。當下就是最好的了。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