菓太主筆。

 

金馬57剛落幕,大家都看到白靈不負眾望的紅毯look了吧!宅女小紅在粉專說年輕時覺得白靈很恐怖,現在覺得她活得自我又自在,我也這麼覺得耶!

 

菓太:以前只要看到白靈,覺得她就是濃妝豔抹、奇裝異服,衣不驚人死不休,不知道是時尚還是時尚災難,難怪惹來傳統保守派的謾罵與酸言酸語。現在真的很欣賞她充滿自信,一副「老娘這麼美,當然要讓你們看」的理所當然。你覺得呢?還有哪個名人也是此類?

 

福太:我看過網路上關於她的介紹與專題,白靈認為很多人對女生還是很刻板的二分法,你要不就是像梅莉史翠普,實力取勝但就包緊緊;要不就像瑪麗蓮夢露,性感擔當大家也不在乎你的腦袋。但她覺得女生為什麼不能兩者兼具呢?她有實力又有美貌,先搏版面讓大家關注你,也會去關注你的作品,自己掌握話語權多好。一般人用別人的眼光看自己,她用自己的想法去吸引媒體。

 

名人的話,瑪丹娜娜姐是永遠的經典。她早期的造型和歌詞,都曾被認為是低俗不入流,但事實是她太前衛,走得太前面了。當時代還在歌頌乖乖女、良家婦女、賢妻良母時,她用「壞女孩」的形象鼓勵打破女性保守、卑微、被動的道德束縛,喚醒女生「做自己」的勇氣。即使到了現在,我們還是跟不上她。

 

菓太:娜姐根本是神主牌好不好。我覺得Lady Gaga好像也是。以前還是百變天后時的造型也是一曝光就引爆話題,我也曾好奇怎麼會有人想穿生牛肉裝?

 

福太:Lady GaGa的服裝比較像是藝術創作吧!就是在玩造型。

 

菓太:但是她很成功的吸引大眾的目光啊!大家最後都還是很期待她的歌,超好聽的。那妳有曾經想過當個如此「與眾不同」的人嗎?有沒有過什麼「叛逆」的事蹟?

 

福太:我一直都是乖乖牌啊。人家會嚇到的可能是我們跟爸媽講話很直接,聽起來很嗆、很沒禮貌而已!是你比較叛逆吧!

 

菓太:我只是青春期的叛逆啊!就是會跟爸媽頂嘴,吵架,跟你比起來,我當然很難溝通。但是我從小到大都是好學生,沒有什麼與眾不同的。

 

福太:其實時代走到這,我們已經看過聽過太多光怪陸離的事,早就見怪不怪了。除了什麼殺人放火、作奸犯科的事很毋湯,也沒有所謂很驚世駭俗的了,只是變成別人會做你不會去做而已。

 

菓太:那現在都說要「做自己」,如果小孩做自己像白靈那樣,你的想法?

 

福太:我會問他或她說: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可能他們只是一時好玩、跟風流行,那就不長久,不是一種常態,就當作一個過程,他們可能只是想試試看而已,只要注意安全就好了。主要是怕女生危險。

 

菓太:這世界真的很常檢討被害人,穿迷你裙遇到鹹豬手,就被說「誰叫你穿那麼短」。Hello,有問題的是色狼本身吧,怪服裝怪女生,迷你裙的設計發明不是讓女生受到傷害,而是變美的,大家都本末倒置了。

 

福太:但全世界幾乎都是這樣啊,就算講求自我的外國女生,也常在事發後問:「我做錯了什麼?」,所以女生還是要小心注意一點。

 

菓太:如果安全不是問題,而BeBe這樣穿的話,我也會隨她去。她要真的喜歡,攔也攔不住;她要只是想追流行,那也是她自己去摸索服裝品味,總要多嘗試才會了解自己喜不喜歡、適不適合,而且有些衣服可是年輕專屬,過了年紀就撐不起來了。

 

福太:其實我想到一個人,Paris Hilton,我看了VOGUE的一篇文章,寫她的紀錄片《This is Paris》,描述她不是我們認識的那個派瑞絲。媒體前的她可能無腦、紙醉金迷,派對咖、很ㄎ一ㄤ或是衣衫不整,總是靠負面新聞搏版面,讓大家覺得她就是個「傻白甜」而已,但她說自己「只是擅長扮演傻白甜」。所以她就是在演出一個會吸引目光的人設而已。啣著金湯匙出生的Hilton小姐,年輕時立志「賺到一億美元」,等到賺到一億美元了,現在的夢想是「賺夠十億美元」,跟我們想像靠家裡揮金如土的富二代很不同。她自創品牌賺飽飽,知道自己是誰,只是世人對媒體為她塑造出來的形象比較有興趣罷了。

 

另外一個日本牛郎界的第一男公關羅蘭也是啊。進東大第一天就休學,才不在乎東大的學生說他東大沒畢業算什麼,他說沒有去念東大這件事,只有蓋學校這件事。對於酸民、黑特的攻擊,他也不會生氣,因為他們的高度不一樣,你看人家自信心多爆棚。他就是知道自己是誰,才不需要跟一般人在網路上吵翻天。

 

我們都在透過別人做自己,但這些人就是「我就做自己,才不管別人怎麼說」。

 

菓太:那給你一天可以無條件的做件勁爆的事,你會想做什麼?

 

福太:我之前不是說現在哪裡還有勁爆的事?恩,或許想殺夫吧,但連殺夫都有人做了。不然拍個爆乳泳裝寫真吧!

 

菓太:那我就穿個螢光色系的衣服把自己變成螢光棒好了。

 

福太:這算什麼勁爆,那你不如去穿的跟白靈一樣吧。

 

菓太:白靈真的太帥了。

 

 

蔡康永曾經說「做自己跟沒禮貌只是一線之隔」。我們想做自己卻不能做的原因就是別人怎麼想我?會不會影響別人?這符不符合社會規範與期待?做自己有時候很不自在,因為我們同時還要「做人」。我覺得區別是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做自己不是任性的藉口,是你有夢想,你渴望實現,所以儘管有人不了解,有人批評,但是你無所謂,也無所畏,你想變成更好的自己,這樣的做自己才是有意義、無人能敵的。

 

最後的感想就是,50多歲的白靈真的很無敵。(什麼啦)(真心話)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