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候,我遇到的人,幾乎都不太知道WWOOF是什麼。所以常常被問到:「為什麼要來日本」?「覺得佐賀/武雄如何」?到最後,我已經有標準回答:因為如果只是旅行或觀光,可能只會去一些景點,拍拍照,吃吃美食,就走了。但我想透過WWOOF的方式,認識日本的日常生活和傳統文化,例如祭典。(雖然出發點其實是想換個地方換個心情而已。)佐賀/武雄很漂亮、人都很親切,佐賀腔很有趣,說到這,對方都會笑出來。(因為我們都是學標準語嘛。)而如果說他/她有來過台灣的,我也會問對方去台灣哪裡玩?有喝過珍奶嗎?(有來過的都有喝過,珍珠奶茶真的是台灣之光。) 有一些人會對台灣和中國有興趣,我們就會聊一點點政治。在異地真的比較愛自己的家鄉,會希望把台灣的好介紹給大家。

 

        不知道是因為我說想多多認識日本的文化的關係,還是TRさん也很熱衷參加活動。在武雄時,工作很累,玩得也很累。TRさん有帶著我去田祈禱(たきとう)的祭典,顧名思義就是祈禱豐收。阿公說女生不參加祭典的,我還很擔心的問TRさん那我可以去嗎?TRさん說沒關係,因為我是客人。(這時就很慶幸自己是外國人)另外TRさん還讓我去體驗座禅(就是坐禪)和茶道。

 

        比較特別的是坐禪,可能每間寺廟不一樣。我去的寺廟住持,是TRさん帶我去教小小孩種菜的幼兒園的園長先生(我覺得很妙)。我去的那天,首先跟著唸一段經文,要坐禪前,園長先生會先指導坐禪的呼吸和姿勢。腳像瑜珈那樣的盤坐,但膝蓋要碰到榻榻米,眼睛往45度角的正前方看去,半開半閉。如果他走到面前,就往前伏倒,園長先生會用竹板打你的背(打警策)。因為聲音聽起來很痛的樣子,所以我一直很緊張。開始坐禪時,我照著園長先生教得那樣呼吸,眼睛無法半開半閉,只好時而張開,時而閉上。園長先生在我面前走過去時,我好緊張,可是他都打旁邊的人,我想是不是因為我第一次參加,所以他不打我呢?第一次坐禪結束時,園長先生說,如果他在前面走,雙手合十做祈禱狀,往前伏倒,他就會過去打你,打完之後,再雙手合十回復原來的坐姿。原來是這樣啊。旁邊的媽媽跟我說不會痛,就當作體驗看看,一次也好。接著第二次坐禪開始了,我鼓起勇氣雙手合十,然後伏地,園長先生過來先用竹板敲一下我的背,然後很大力地打,左右兩邊的背各一次。痛是會痛啦,但很快就好了,沒有想像中的痛。第二次坐禪結束之後,再念一次經,這次是念般若波羅蜜心經。我說台灣也有喔,園長先生說像剛才那樣的韻律,用中文說也可以。佛教的經文當然會有不同的譯文,但在異地看到熟悉的東西還是很興奮。現在日本有些寺廟可以免費或付費體驗坐禪,喜歡日本文化的人,推薦可以試試看喔!

 

        武雄也是溫泉景點,武雄溫泉距今已有1300年歷史,宮本武藏、伊達政宗等名人都曾來過。武雄溫泉街小小一條,非常可愛,盡頭是武雄的象徵—櫻門,TRさん的朋友說它和東京車站的設計者是同一人(註1)(後來發現兩者之間有一個秘密,註2),晚上開燈看更漂亮。TRさん的朋友在溫泉旅館工作,所以我沒有去泡武雄溫泉,而是去泡旅館的大眾湯。梅雨季的某一天,雨下太大不能去田裡,只好放半天假。TRさん找了Oasis會的一個大姐,平常也會一起工作,帶我一起去泡另一處溫泉。在日本泡湯跟在台灣泡湯,感覺完全不同。可能我只有冬天才會想去泡湯,但泡湯對日本人而言,就是生活啊。泡湯除了消除疲勞,有益健康,也是一種溝通和交流,尤其老奶奶們會在浴場裡待上一段時間閒話家常。難怪每次看到日本女生,不論是老奶奶,還是年輕的小姐,都覺得她們的皮膚好好。

武雄溫泉樓門

 

        假日時偶爾會工作,但更常出去玩。TRさん曾經帶我去長崎玩,還自費帶我坐遊覽車去阿蘇。有去旅遊書上介紹的景點,也有去在地人比較會去的風景區,不管去哪裡,我都覺得很美,是相機也拍不出來親眼所見的那種美。我覺得武雄的大家都對我親切,連食育課的智子小姐都帶我一日觀光武雄,去日劇《佐賀的超級阿嬤》拍攝場景(電視劇是在武雄拍的喲),參觀肥前窯和武雄溫泉,看三千年的神木,然後把我介紹給在路上遇到的朋友。這樣的熱情和充實,讓我每天都覺得很開心。因為在武雄,我遇到一個好農家。

長崎和平公園
日劇《佐賀的超級阿嬤》拍攝場景

 

        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在異地,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樣的人,或不如意的事。但我跟自己說,與其擔心,不如放寬心,就算有不順利,也是一種體驗。(何況在台灣也會有不順啊。)。結果我在武雄,遇到那麼多好人好事。謝謝武雄和TRさん的溫暖,讓我的出走得到了力量。問我有什麼改變?我想是變堅強了。以前我用表現堅強來代表長大,但其實我很優柔寡斷,害怕自己做的不符合「正常」的期待,然後一直忽視內心的聲音。在九州時,我才明白,真正重要的是你的信念,而不是在乎別人眼中的自己。

 

        直到現在,我都很謝謝自己30歲前作了去WWOOF的決定。我那麼喜歡九州,是因為那年夏天遇到那麼多美好的人事物的關係吧,尤其是在武雄。常常,我想念起那個地方和那些人。我想念阿嬤做的花生豆腐,我想念鄰居家可愛的小姐妹(現在已經是中學生了吧),我想念在烈日下揮汗如雨工作之後,休息時吃的菓子和茶。我想念Oasis會的聚餐和窯烤披薩,我想念我們去有田時,遇到賣酒的風趣大哥,我想念和TRさん在小貨車上聊天的每個時刻。我想我會一直一直想念武雄,和那個夏天,那個活得率真無畏的自己。

 

註1:威然聳立於武雄市中心溫泉街入口的朱紅色樓門,是由日本近代建築師代表辰野金吾以海底龍宮為發想設計出帶有鮮艷色彩的樓門,又稱為天平樓門,是武雄當地最有特色的地標。(引自元氣佐賀)

註2:出身佐賀縣的辰野金吾也是東京車站的設計者。東京車站屋頂的十二生肖裝飾,只有八個。這件事一直成謎。直到後來才在武雄溫泉的樓門天花板發現另外四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