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生活不順心,情緒陷入低潮,或許是敗給了寂寞吧,當時好姐妹紛紛結婚離開台北,我常常在等公車時,走路上下班時,覺得不知道自己在這裡做什麼?大學畢業時,我懷抱著對這個城市的嚮往,來到台北。剛到時,什麼都很新奇,知名夜市,名品百貨,鬧區郊區都跑遍了,後來偽文青地看展覽、戲劇、演唱會,覺得自己很充實地生活。卻在快到30代時,開始焦躁了起來。小時候覺得30歲就老了,那我也快老了,卻好像什麼都沒有?參加的喜宴越來越多,卻覺得聊天聊得很越來越無力。穩定的工作,沒有。穩定的交往對象,沒有。大家好像都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要加薪升職,什麼時候要結婚,而我卻看不到那漫漫長路後的自己。然後一起租屋一起玩樂的姊妹淘,還有我從小到大沒想過會分開的姐姐,,都一個個結婚搬離台北了,我才覺得自己在這個喧囂繁華的大城市裡,一點歸屬感都沒有。我失望自己也曾滿懷理想、志氣滿滿地來到這裡,到最後好像什麼都沒得到,徒留滿身傷痕。

 

在決定要離職搬回中部老家時,我看到了關於WWOOF(World-Wide Opportunities on Organic Farms),世界有機農場機會組織(註1)的介紹。其實一直都嚮往Working Holiday,但覺得WWOOF的方式好像更適合我,而且我可以去我最愛的日本,就決定搬回家後先去日本當個WWOOFer了。家裡不是很支持我,覺得一把年紀了,要換工作還不趕快找新的,居然還花錢去國外務農。而且那時是盛夏,他們懷疑我這溫室花朵能撐下去嗎?我當然知道會很辛苦,我也很怕七八月的太陽,但那時候,我覺得我需要放空,我想要呼吸不同國家的空氣,從事我沒經歷過的事情,好讓我一成不變的平凡生活有所刺激。反正就是,我不能待在原地。

 

很多人會選北海道從事WWOOF,不過我覺得九州離台灣近,好像又沒那麼多人去(玩),所以最後我選擇去九州,規劃兩個多月去三個地方,也有旅行。第一個去的農場在佐賀縣的武雄(Takeo),那時候對佐賀的印象只知道《佐賀的超級阿嬤》這本書和電影而已。而TR先生就是我第一個WWOOF的農場主人。

 

TRさん年約50,和爸爸媽媽還有一個高中生的女兒住在一起。他還有一個女兒,在大阪工作。TRさん很喜歡和人互動,所以參加了WWOOF。他的農場有好幾個,我去的時候主要都種小蕃茄、小黃瓜、豆子、紅蘿蔔等等。在農場時,我的工作就是幫忙鋤草、製作肥料、播種、採收、包裝,甚至還跟著TRさん去宅配,有一般人家訂購,也有在有機店販賣。宅配途中,小小的貨車就變身為行動日語教室,如果聊天時遇到不會的單字,TRさん會寫在擋風玻璃上,我們就地上起日文課來,語言真的是常說就會進步神速。

 

大熱天時,在太陽底下工作真的快中暑,而且那時的我為了防曬,戴帽子,穿長褲,戴袖套,還戴了可以遮到脖子的口罩,不要說中暑,常常我都覺得快休克了。TRさん還笑我的打扮是恐怖份子。雖然很辛苦,但工作結束之後的平靜與充實,是我當上班族時從未有的感覺。看著拔完草後的田地變乾淨,把採收後的小蕃茄裝進袋子裡包好,貼上貼紙。然後上架之後,希望有客人喜歡有機農產品來把它們買走的心情,都是我在台灣作為消費者時不曾想像過的。

 

 

TRさん本來是上班族,後來回家鄉務農。為了推廣有機農業,他與同好合組一個Oasis會,除了彼此交流,也會互相幫忙。他會去幼兒園教小小孩種植作物,也協辦市役所的食育課舉辦的活動。因此,我也認識了市役所食育課的窗口—智子小姐。我問智子小姐食育課的工作是甚麼?她說為了市民及孩子的健康,教育好的食材和料理給大家,所以會認識一些農家,也會種植一些蔬菜。我去市役所那天,她帶我參觀,裡面有好多課,有個課很有趣,叫レモングラス(香茅)課。原來日本並沒有香茅,只有泰國有。但是武雄這邊有一些人種,所以市役所就幫他們行銷到日本各地。

 

我跟著TRさん去市役所主辦的活動,一次是七夕(たなばた,註2)時,在社區舉辦七夕會。那邊畫了一塊一塊的農地,很多爸爸媽媽帶著小朋友去種菜,可以真實地摸到土壤和菜苗,也可以增進親子互動和感情,我覺得超棒的。農夫體驗完後,也有傳統的七夕活動,就是把願望寫在彩色短籤上,然後綁在竹枝上作為裝飾。TRさん開玩笑要我寫快點結婚,我當然不是寫這個啊,最後是聽智子小姐建議地寫:希望能住在日本。現在證明果然只是願望啊。另一次活動是去教國中生種紅蘿蔔,是讓學生親自下田翻土,不是只有看看示範而已。我覺得由政府帶領,從家庭學校出發,從小教育小朋友認識土地和作物,很符合食育課的宗旨,而且讓孩子們親身實作體驗,比叫他們「不要偏食」,「要愛惜食物」,或從書上、網路上看到相關的文字敘述有效多了。

 

 

           

 

 

註1:世界有機農場機會組織(英文:World-Wide Opportunities on Organic Farms)遍布許多國家,但沒有統一的國際組織,也沒有全球統一的會員資格。目標是提供義工一手的有機與保護生態的槷種方法,從而推動有機耕種,並讓他們感受農村生活並體驗不同國家的風情。世界有機農場機會組織義工大致上不會收到金錢回報,農家只提供食物、住宿與學習機會,WWOOFers則幫助農家農耕、園藝、畜牧工作為交換。 WWOOFers之間的身份和參與動機差異十分大,由放假的學生至有興趣學習有機耕種的人,有父母帶著的小孩、青少年到退休人士。(引自維基百科)

 

註2:日本國曆7月7日也叫做七夕(たなばた),是為早期中日文化交流中國的七夕日本傳統文化互相融合。日本有個小習俗,他們認為在七夕,牛郎跟織女相會的這一天,農作物會被帶來豐收,所以這一天也被傳為豐收日子。現代七夕在日本是許願日,大家把想實現的願望寫在書籤然後掛在竹枝上,希望願望成真。有些社區也會在這一天舉行祭典日本各地有大大小小的七夕祭,號稱日本三大七夕祭是:仙台平塚一宮。(引自維基百科)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