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小孩看展、散心,總會選擇去文創園區走走,這幾年下來,發現有很多卡通動漫的特展。它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以不同的策畫形式出現,如紀念展、快閃店、限定店、主題展等,來搶攻消費者的荷包。以我最近經過的展覽來說,華山就有卡娜赫拉、拉拉熊、嚕嚕米、Line friend、三麗鷗pinkholic(Hello Kitty、Melody與大耳狗),松菸就有米奇、角落生物、櫻桃小丸子。不管是影音人物或是賣萌角色,都各有廣大的支持者,為了心中所愛,粉絲甘願掏錢看展,與虛擬偶像們在展場相見歡。

以為小孩也跟我有興趣的史努比展

 

       

 

 

 

 

 

 

       

 

        在這些展場裡,基本上不太著墨角色的創作背景、歷史發展,大部分是精心設計過的夢幻場景,與人等高的公仔裝置,藉以拉近觀眾與虛擬人物的距離,滿足他們一親芳澤的願望。在這裡,你可以跟著卡通動漫人物一起吃飯、一起坐車,彷彿是認識多年的好友,又或者你擺出各種可愛無辜的表情姿勢,配上萌翻了的虛擬明星們,用美肌修圖模式拍出無與倫比的美麗。

經典文學轉換成立體場景的小王子展

 

       

 

 

 

 

 

 

 

 

畫廊的展題《玩遊世界》展出弗洛倫泰因‧霍夫曼系列作品

     

 

       

 

 

 

 

 

 

 

       

        的確,展覽早已改變。過去主要用來傳達知識訊息與展示藝術美學,現在卻有各式各樣的發想,包括概念創造、品牌行銷、異業結盟、跨界合作。許多面向的意見以展覽作為發表的載體,許多種類的商品以展覽作為文化的包裝,所以帶著不同的策畫目的,讓觀眾來目睹真實、懷念過去、解放身心、增加見識……(最重要的是還可以遛小孩)。

當代藝術館展出蓋瑞‧貝斯曼的作品,小孩坐推車看也算方便

 

       

 

 

 

 

 

 

 

 

       

 

       

        這其中最受歡迎,具有票房魅力的應該就是賣回憶賣療癒的主題吧,所以大量卡通動漫的角色輪番上場,讓我們在展間尖叫:好酷好萌好可愛。當我們沉浸夢幻飄飄然的場域裡,就會心生擁有的慾望,然後在周邊商品區裡走不出來,不曉得該買哪些才好(失心瘋的福太每個都想買但預算有限吶)。這類商業的手法充滿心機,但我們卻願意每次買單,只為與「他」(們)相遇。

充滿青春回憶的披頭四展

 

       

 

 

 

 

 

 

 

 

       

 

 

 

       

        然而,在這個網紅發達的時代,展覽與上述所言或許沒有太大關係,單純成為一種拍照的背景,一個打卡的熱點。大家模仿著模特兒的表情與姿勢,有性感、有呆萌、有可愛、有清純,不管擺出什麼樣的姿態,公仔娃娃們與創意造景區就是用來創造照片的樂趣與變化,它們不再是欣賞的主題,而是觀眾本人的點綴。某次親子展覽中,我看到兩個高中美少女,在一群追趕跑跳的爸媽小孩裡顯得特別突兀。但見她們使用會場道具,憑藉藝術裝置,想要拍出雜誌或廣告上的意境。原來,展覽提供了最重要的「好拍」功能,想來也算是另類的互動式體驗吧!

單獨一人去看瑪麗亞‧斯拉波娃展才能仔細端詳

 

       

 

 

 

 

 

 

 

 

       

 

 

 

       那麼,展覽對現階段的我而言,又帶著何種意義呢?說說我最近的經驗好了。

 

        寒假帶小孩去看恐龍展。

        名為恐龍展,但其實只是坐觀覽車經歷叢林造景,看看恐龍模型擺設,外加騎電動恐龍機,純粹好玩有趣,跟知識學習無關。

 

         好吧,當作花錢買笑容。

 

         稍後晚一點又去看搞怪特展。幾隻可愛的數字小精靈,出沒在光影森林中,搭配整點的光影秀表演,發送霧化泡泡,氣氛夢幻極了。最重要的是裡面有一個球池,讓小孩可以衝進衝出,發洩精力。

 

          好吧,當作花錢殺時間。

幻境光影秀很吸眼球的搞怪咘特區展覽

 

       

 

 

 

 

 

 

 

 

 

       

 

 

        這位太太你以為能夠培養什麼氣質?醒醒吧!

 

         後記:是說我也曾帶小孩去看攝影展,還沒看完就忙著去找小孩,或一直被小孩問:好了嗎?可以走了嗎?搞得我文青心情都沒了。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