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我去剪頭髮。

 

        看著網路上的好幾張截圖,跟設計師討論哪一種髮型較適合我。她邊撥弄梳理,確認頭髮長度位置,邊跟我聊:

      「以你的情況,大概要剪到脖子跟肩膀的交接處,燙過之後,會縮到下巴附近。」

      「這個長度會讓我頭髮澎起來嗎?因為太短,我的髮根沒有往下拉的重量,就會澎澎的,看起來好像戴安全帽。」

      「下面燙成內彎,上面會拉直,不會澎啦!」

 

        正當我們達成了共識,決定理想的造型,她問:

     「剪這麼多,老公不會有意見嗎?」(我原先頭髮長度差不多在內衣扣子的地方)

     「這是什麼問題?」我心裡OS。

     「不會阿,他只在意花大錢做造型,有沒有效果,值不值得。」

     「是喔!我男朋友都不准我剪頭髮,一定要留長。」

 

        說這話的年輕設計師,其實沒有無奈委屈,臉上帶著喜孜孜的笑容。

 

        我聽了有點納悶,有點時空錯置。這種被長髮控男友∕老公禁止剪頭髮的時代,不是已經過去了嗎?年輕心態不都是「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頭髮是長是短,是直是捲,是黑是金,本是個人喜好,無關對錯。有人覺得長髮很有女人味,有人產後嚴重落髮所以砍掉重練,有人喜歡偶像的造型,有人無法忍受厚重的「阿雜」感,有人想要改變心情﹍﹍。總之,變髮的理由有千百種,但我個人認為,因為他人意見而不敢做自己喜歡或想要的造型,或是以為做別人中意的造型就會贏得好感與稱讚,實在很瞎。

 

        偏偏,我們好像都是這樣長大的。

 

        表弟年輕的時候很迷搖滾樂,不僅組了樂團,也留了一頭及腰長髮。雖然明白他是想走rocker路線,但長輩還是不免叨唸,覺得男生頭髮比女生還長很奇怪。

        上大學後,我們總算可以多嘗試不同風格的服裝了。有一回,菓太把牛仔五分褲剪短,想露出更多腿長,讓身高比例看起來更好,然後我聽到阿嬤在一旁阻止:「不要再剪了,會感冒的。」

        我冬天穿褲子很少穿襪,穿裙子會選有色褲襪,但絕不穿膚色褲襪,因為感覺那是姑婆們的style(抱歉,姑婆)。但某一任工作的主管暗示我,穿褲子搭配膚色褲襪似乎比較有禮貌,所以我有一陣子也跟著女同事們,穿上自己看了都不習慣的配件。

 

        明明就是自己的身體,明明就是自己的想望,明明就是自己的好惡,卻有這麼多人依據他本身的意志,來替我們做決定,決定我們該成為什麼樣子。

 

        女生要端莊嫻淑,男生要勇敢堅強;小孩要乖乖聽話,大人都是為你好。性別印象、位階權力、社會價值、從眾壓力、情感勒索,太多因素都在影響我們,暗示我們,成為別人心目中的假象,以為這樣比較安全,比較容易被認同,結果到最後,我們變得無法思考,只能將別人的意見內化為自己的想法。

 

        這世界有這麼多雜音,於是乎,「堅持做自己」變成一條很漫長的路,因為要花很多時間,了解自己喜歡什麼,適合什麼,經過一番探索,才能重新塑造出自己的模樣(人剛開始的樣子基本上都是父母給的)。

 

        但值不值得呢?

 

        我在網路上看到粉紅女王Kitten Kay Sera的故事(請點這裡)

        她20歲時第一次穿上粉紅色的衣服,從此愛上這個顏色,不僅穿戴粉紅色,連房子裝飾都是粉紅色。她不諱言,這項熱愛讓她賺錢,讓她開展事業,讓她覺得自己是個女王。

 

        多棒的感受啊!僅僅只是選擇了喜歡的色彩,並貫徹到底,就有這麼特別的人生。最讓我羨慕的是,她不必煩惱要如何搭配外界會怎麼想,因為開心自信地活著,別人反而很認同她呢。

 

       「如果我剪短頭髮,男朋友說要跟我分手呢?」你或許會這樣問。

 

        嘿,請心機一點。你可以請他保證,結婚之後不能禿頭或變大肚腩,不然就要離婚(其實機率很高耶,請看看周遭的已婚男士們)。覺得賭太大嗎?那麼交換條件好了。你不剪頭髮但對方要出護髮費用,或是,照顧頭髮很花時間,他必須幫忙做一項家事。這些建議可能蠻好笑的,但我認為對兩方而言還算公平。

 

        傻傻地聽從別人無關緊要的指示,不會讓你美麗,就算美麗了,也不會永久。希望大家都可以做自己想要的樣子,剪自己喜歡的髮型囉!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