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大阪飛台灣的飛機上。先生跟兒子走在我前方,在我後面約莫三排的位置坐下了。我一手抱著十個月大的女兒,一手拿著沉甸甸的背包,想著該如何丟進行李置物箱。

        突然,手裡沒了重量,一個大男生幫我把背包放進櫃子裡,我連忙跟他道謝,原來是坐在我隔壁的乘客。

         隔著走道是他的爸媽。叔叔見我帶小孩,怕被來回走動的空服員打擾,隔空叫他讓我坐到靠窗的位置,我緊張地說不用不用,沒想到他大聲回話:裡面位置其實比較擠,她坐走道旁方便伸展拉。

         我欠身跟他致意,覺得年輕男生會想這麼深入挺難得的。又想著他幫我不少,基於禮貌就跟他聊天一下下。(以下稱此男為GB—Good Boy的簡稱)

我:你跟爸媽自由行嗎?

GB:還有我弟。他……(往後方座位區看了看),不知道坐去哪裡了?(尚未結婚的年輕男生陪爸媽出國自由行,實在很少見。加分加分)

我:是來大阪玩嗎?

GB:主要是京都,去四天,然後最後一天去大阪,你知道,總是要買一下東西。(我了解,姐姐我去哪裡都在買東西)

我:我也很喜歡京都,但這次只有去一天嵐山。你們去哪裡或覺得哪裡比較好玩嗎?

GB:我們去蒐集神社跟寺廟的朱印。(哦,有這種東西?而且年輕男生會去注意這個?真是amazing!)

我:那你最喜歡那一間寺廟的朱印呢?

GB:我覺得宇治平等院的很好看喔!但這次時間不太夠(他壓低聲音說:帶老人家出門無法去太多景點),只有去七八間寺廟。沒關係,因為有遺憾,下次才會想再來。

(Come on,因為沒蒐集完朱印有遺憾,還要來京都的男生?也太感人了。外子常常都忘記去過哪些景點,我絕望到想說以後都排shopping mall就好)

我:聽起來很不錯,我下次去京都也來蒐集看看。

        這時,飛機準備起飛了,我請他休息(也怕他不想再跟大嬸搭話了),開始安撫有點鬧的女兒(其實就是塞奶拉! )。原本想說我們兩人差不多就客套聊到這裡了,沒想到更感人的在後面。

        升空穩定一會兒,空姐送來了飛機餐,我一隻手抱著熟睡的女兒,只剩一隻手可以活動(這也沒什麼,媽媽們基本上都是單手作業)。正準備不計形象,口手並用地處理餐具袋,這時,GB默默地撕開餐具包裝,我驚喜的向他道謝,訝異這人怎麼這麼貼心。飯後,雖然覺得疲倦但難得有機會看電影,遙控器轉了老半天,終於選定了《海街日記》,才按了【播放】,GB又立馬撕好塑膠袋,拿出耳機給我。我以為他專心看著自己的影片,沒想到會注意到我的諸多不便,主動適時地幫忙,除了感謝,又有更多的感動。

        在台灣,很多時候,媽媽跟小孩被視為唯恐避之不及的人物,因為總是伴隨著吵鬧、尖叫、哭吼,外加混亂,讓人受不了。其實我們也不想這樣,但小孩這種生物很難捉摸,一下心情不好,一下喊肚餓要上廁所,一下跟兄弟姐妹吵架大打出手,突發狀況實在很多,媽媽自己都難以招架,明明已經躲到角落處理了,卻還是惹人注意 ∕ 同情 ∕ 好奇 ∕ 厭煩。

        所以,媽媽們看過很多臉色,聽過很多耳語。

        那些半帶指責為何沒有教好小孩的言詞,是多麼刺激(其實媽媽在家裡演練提醒過許多次);那些一刻都容不下小孩存在的眼光,是多麼憎惡(要孩子都不動不出聲,以為我生的是機器娃娃嗎)。

        帶小孩出門,怕他們出意外,又怕打擾到他人,媽媽們總是戰戰兢兢。雖然公車上會有人讓座,避免孩子受傷;雖然吵鬧時會有人友善地拿出餅乾糖果,幫忙安撫,但很多時刻,我們知道四周留出來的的空間,是大家刻意保持距離,讓媽媽獨自與孩子奮戰,再無奈地匆匆離開。

        正因為習慣了自立自強,GB的體貼與關懷真是讓人受寵若驚,尤其他還是個未婚的年輕男生。在這裡打個岔,我跟外子講了這個小故事,但隔一年的飛行他依然故我,一坐定位就沉浸在自己的影音世界裡,無視我安頓兩個小孩時的手忙腳亂。大概就是豬隊友的耳背加健忘,讓我一直把GB放在心上,希望自己能教育孩子,主動去幫忙需要協助的人。

         同時,也希望這個社會,多一點理解,多一點耐心,等待孩子長大。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