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部落客酪梨壽司曾提到,她是孩子的奧林匹克指定陪睡員,不僅要陪伴到孩子睡著,還要睡好睡滿,中途落跑一下下就被抓包。

        說起陪睡這件事,大家可能開始眉頭深鎖。我想,每個爸媽多少都遵循類似的模式,睡前講故事、聊心事,然後輕拍著小孩,希望他們趕快沉沉睡去,好起身做自己的事情。

        然而,事情有這麼順利就好了。不是小孩聊了一個小時還不想睡,就是媽媽跟著睡著,凌晨一兩點才夢中驚坐起,發現自己還沒洗澡,追劇網購什麼的計畫只得晚點再說。

        但這還不是陪睡最累最心酸的部分。跳過餵母奶這關(大魔王等級),要先接招孩子各種各樣的睡姿。阿how快兩歲的時候,半夜會從嬰兒床「越獄」,硬生生躺到我們夫妻中間,位子變擠就算了,他老大偏偏像個360度旋轉的大風車,扭來扭去、手來腳來,睡個覺要被呼巴掌踢肋骨的,一整夜醒來好幾次,大概一個禮拜之後,先生就落跑去客房睡,留我自己在主臥跟小孩纏鬥。

        另一個習慣也讓人招架不住,就是踢被子。我看過一個女明星的形容,說她半夜要起來幫小孩蓋被子800次,比拍八點檔還累。

        的確,小孩身上三把火,有時只蓋薄被也弄得滿身大汗,但媽媽總會擔心夏天冷氣吹太久,冬天寒流溫度低,肚肚蓋著比較安心。小孩嬰兒時期也買了防踢被跟保暖肚圍,但防踢被總不能穿到長大,肚圍很容易被脫下,所以早上看到孩子圓滾滾的肚子露出來,晚上就會神經兮兮地醒來檢查,幾乎每次都Bingo,抓到踢被證據,這簡直可以去做徵信社了吧!

        就算孩子不怕冷,還是會有被傳染生病的機會,這時候的陪睡也不輕鬆。聽到咳嗽鼻塞聲馬上起身查看,遇到發燒情形,我自動兩三個小時就醒來量體溫,有的媽媽甚至訂鬧鐘來幫小孩抹精油、換冰枕,一整晚擔心受怕外加又累又睏。如果是上吐下瀉的病徵,還要再擔負清潔的工作,換床單、擦地板、洗澡、清衣服,雖然小孩病懨懨很慘,但大人其實已經厭世到最高點了。

        阿how半夜鼻子過敏的症頭雖然令人頭疼,但阿ling的異位性皮膚炎才讓人崩潰。自從她發作之後,每天晚上都要先抓癢才能睡。抓癢不是騷一下癢處而已,基本上是從脖子抓到腳,而且卯起來抓,抓到床單血跡斑斑。

        用過很多乳液,看過好幾次醫生都沒效,阿ling照樣躺下就開始抓癢,通常我都會幫忙輕輕撫摸,希望降低不舒服感,也會要她不用親自動手,說「媽媽拍就好」,不然以她那種力道,嚴重抓傷到要吃抗生素治療,最後大概需要包得像木乃伊一樣。

        最可怕的一點是,皮膚炎是不會睡著的。常常半夜兩三點,阿ling又開始抓癢,且會說:「媽媽拍拍」,我就會悠悠醒來轉身過去幫忙,有時候太想睡了,忍不住拍到發火,生氣地叫她不要再抓了(同時也記恨著打呼熟睡的先生)。有那麼一兩次,阿ling被我罵到哇哇大哭,我只得黑臉轉笑臉,趕忙安撫秀秀,然後哀愁自己不識一覺到天亮的美好滋味。

        有一次,因為私事讓小孩在菓太家過夜,事先跟她說明了阿ling的狀況,那時阿ling已經進步很多,只要應付輕拍直到她睡著就ok了。後來接小孩時,菓太跟我說,她幫忙抓抓拍拍就折騰了一個小時。484,我講得絕不誇張,這種生活我可是過了兩年多吶。

        縱使睏袂飽的日子如此煎熬,但阿母我還是繼續撐著,除了相信一切都會過去的(等把小孩的房間準備好),在哄睡孩子之後,看著他們天使般的睡顏,覺得自己很幸福也很幸運,擁有這麼一段相依偎的親密時光,所以就不跟孩子計較黑眼圈了。

        希望還在奮鬥的指定陪睡員們,能安然度過漫漫長夜,祝大家一夜好眠。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