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因為新冠肺炎的關係,很多人取消了出國計畫。看著各國疫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想要出國旅遊恐怕還要好一段時間了。

 

        我沒有去松機偽出國過乾癮,但在MOD看到了《INSPIRED遇見藝術大師》系列,介紹五位藝術名家與其淵源甚深的地方,讓我瀏覽許多銀幕好風光,增添不少見識。

 

《在直島遇見安藤忠雄》

 

        安藤忠雄受福武總一郎(倍樂生集團總裁,旗下巧連智產品為台灣家庭所熟悉)之邀,在沒落的瀨戶內海小島上,打造了一系列的博物館建築。

        博物館主體當然採用著名的清水模建築,配合小島地形與藝術發想,營造出不同的光影變化、空間感受、視覺轉換。博物館除了參觀也能住宿,停留幾日順遊島上其他藝術家的作品,如草間彌生的點點南瓜,或是參加另外的跳島行程。

        享譽世界的安藤忠雄就不用我介紹了,然而,這個他當初也不看好的區域藝術合作案,在藝術季舉辦當年(每三年一次)卻吸引了超過百萬人次的觀光客造訪。人們在藝術殿堂中,端詳瀨戶內海的明媚風光,從日本傳統小島的慢活生活裡,接受藝術思考的洗禮。

        想像,能在各小島上欣賞藝術作品,體驗各國的文化故事,再到海邊走走,徜徉在大自然的懷抱之中,覺得身心都放鬆了呢!

 

《在新墨西哥州遇見歐姬芙》

 

        美國最負盛名的女藝術家喬治亞‧歐姬芙,中晚年在新墨西哥州度過相當長的日子。新墨西哥州的山岳、河流、峽谷、動物白骨,不斷出現在她的畫作當中,啟發了她無數的藝術靈感。

        從她座落在幽靈農場的土坯房屋中看出去,是粗曠巨大的山脈,紅褐色的土質在烈日襯托下,彷彿要燃燒起來。山腳下的曠野,雖然點綴了綠意,但無限延伸似乎沒有盡頭的土地,讓人感受到自身的渺小。

        比起歐姬芙也頻繁往來的紐約都會,新墨西哥州無異帶來了沉澱與神祕。在遠離塵囂的空靈大地上,感覺都變得敏銳起來。我是不敢說自己會有什麼源源不絕的創作發想拉,但在沙漠注視著暗夜星空,撫摸動物頭骨,在岩石上聊天,伴隨呼呼風聲,也是很特別的經驗吧。

 

《在巴西遇見凱斯.哈林》

 

        其實我知道凱斯.哈林,是因為uniqlo的SPRZ T-shirt系列,看完影片才了解這位英年早逝的藝術家在街頭塗鴉與普普藝術創作上的傑出成就。

        紐約地鐵的即興創作讓他聲名大噪,但由於粉筆、噴漆等作畫工具易被清洗,所以拍攝地點選擇了巴西,一個朋友的家鄉,一個還留有其作品的漁村,透過修復作品的過程,讓朋友娓娓道來他的性格與創作。

        街頭塗鴉不僅是創作,也是一種社會行動,表達自己對世界的看法與關懷。想要看凱斯.哈林不一定要到巴西,許多美術館收藏了他的作品,也可以觀賞其塗鴉過程的紀錄影片,再不然就是去pop store找找複印的商品囉!

 

《在馬拉喀什遇見聖羅蘭》

 

        馬拉喀什在北非的摩洛哥,是聖羅蘭與伴侶貝爾傑在巴黎時裝周外最常待的地方。為何他如此熱愛這裡?貝爾傑解釋道,馬拉喀什跟聖羅蘭的出生地阿爾及利亞感覺很相像,或許童年的記憶讓他對馬拉喀什產生歸屬感。

        不懂時尚的我,很難聯想摩洛哥與巴黎時裝的關係,若真的到當地拜訪,除了聖羅蘭花園之外,應該更想了解穆斯林文化、柏柏爾人文化,還有參觀歐洲建造的皇宮遺跡吧。

 

《在紐約遇到碧娜.鮑許》

     

       碧娜.鮑許是德國著名的舞蹈家,她曾在紐約茱莉亞音樂學院求學,畢業後短暫加入紐約的舞團。

        紐約作為音樂、舞蹈、劇場、電影的表演聖地,毋須我再多言撰述,除了碧娜‧鮑許之外,還有很多藝術家可做連結。我以為這部影片重點在於她的舞碼,如《春之祭》、《穆勒咖啡館》所呈現的意義,雖然只有一小片段,卻非常震懾人心。或許有人會將作品與紐約互相對照,但我看完反倒想去德國烏帕塔—碧娜‧鮑許舞蹈劇場所在之處。

 

        除了藉由作品與展演認識藝術大師們,還能透過旅行,了解他們的靈感來源及創作表達。我想藝術家、作品、地點是連動交互影響的,不管他們停留時日的長短,這些地方總歸在其藝術生命裡,提供了思想與品味的滋養,而我,則幸運地透過影片,展開了一段段心靈之旅,就算不能出國,也能體驗旅行的美好。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