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網路上看到一支熱舞MV,由平均55歲的熟齡人士出演。看著他們俐落的動作,享受的表情,我覺得世界對於「年老」的定義與想像已經改變了。

 

 

        在傳統看法裡,五十歲後似乎是人生既定的一個階段。工作已經數十年,小孩也即將離巢,可能要開始擔心健康問題,煩惱退休後要做什麼。

 

        于美人曾問朋友五十歲之後要幹嘛,她的朋友回「等死」。我當下聽到覺得頗有道理。生命裡可以做的都做了,無法做的也來不及了。除了等死,或是改個說法—打發時間,好像就沒有別的可能了。

 

        但我們真的只想要這樣嗎?

 

        MV裡的舞者,都不是專業出身。有些是隱藏自己多年想要突破,有些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有些則是尋求新的刺激,所以來挑戰街舞。影片中的他們非常開心,重新認識自己,也活出自己。看著他們臉上滿足自信的神采,我相信大家都希望跟他們一樣,在生活裡找到身心安頓之所,體會到自己的潛力。這裡顯示出的意義不是退休後找點事情做,工作煩悶找一些寄託,而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並從跳舞或其它事物中獲得新的能量。

 

 

        大學的時候,總是t恤牛仔褲打扮的同學說過一句話:「我媽說,若我像你這個年紀,一定常穿細肩帶與短裙」。

 

        在這裡,假設我們理解為,媽媽因為年紀漸長、身材走樣,而不敢再穿細肩帶與短裙(另一方面說不定其實是媽媽希望女兒能做girl-like的裝扮),但這樣的想法是一種限制,讓我們只能穿某些類型的服裝,宣示我們胖了、老了。倘若能轉換成積極的心態,保持對時尚潮流的敏銳度,那麼,或許只要學會搭配的技巧,一樣可以穿細肩帶與短裙。再者,就算沒有興趣研究服裝穿搭,把重點擺在穿著舒適自在上,而非感慨青春消逝,也是欣賞自己、愛自己的表現吶。

 

        內政部去年公布「106年簡易生命表」,國人的平均壽命為80.4歲,照這個數字看來,50歲之後還有很多時間、很多事情可做。所以,新的課題就出現了:「除了生命裡的責任義務,你還想做什麼?」

 

        侯文詠50歲開始練三鐵、吳淡如53歲征戰戈壁、2018年日本芥川獎大賞得主若竹千佐子55歲才拿筆創作、台中阿姨洪月英、陳秀娟退休去學嘻哈音樂、日本奶奶若宮正子81歲開發iphone app(60歲才接觸電腦)。他們做的事情,可能是年輕時期從未想過的,又或者是想做卻無法做的,然而五十歲之後卻能夠闖出一番成果,可見不是年齡的問題,不是能力的問題。如果你有意願有熱情,任何時候投入都不嫌晚,而且會充滿了挑戰的樂趣與成就感。

 

        所以,變老不再如此無聊,好像越來越好玩。重新在課堂上遇到志同道合的夥伴,重新在學習上遇到新的挑戰,都是再次認識自己的機會。尤其在盛行斜槓跨領域的時代,生命的展現不再是單向,它變成了循環迴圈,在活力與進化中來回擺盪。有時我們不經意做了出乎意料的活動,生命卻自然而然豐富起來,我想這是收穫,也是回饋,感謝你為自己跨出那一步,勇敢活了一回。

 

        延伸閱讀:《〔菓太〕最美麗的歐巴桑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