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要出門了,快去穿外套」。

     「你不要說欸」。

     「喔!對不起」。

 

 

       這是我家最近常出現的對話,也是我一天到晚在道歉的原因。

 

        某次上課,我聽到阿how問老師問題,一直說欸……..欸………欸……….,完全沒有尊稱,於是下課之後,我就嚴肅地告訴他:每個人都有名字,也有稱呼,叫人家很沒有禮貌,以後不可以這樣。

 

        小孩當然不可能一次就會,在家裡我又糾正了好幾回,順道教育老二,沒想到過了一陣子,換成我被糾正。

 

      「欸,你去幫忙晾衣服。」我頭也不抬地指示先生。

      「媽媽,不能說欸。」兩個小糾察隊立馬出聲。

 

        到後來他們幾乎不再說欸了,反倒是我,一天到晚被提醒。這時我才明白,原來他們無禮而隨意的口語,是出自於媽媽。

 

        在外面待人接物,我當然謹守禮教分寸,但在家裡,面對灘成爛泥的先生與完全講不聽的半獸人,媽媽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加上時不時就神經斷裂,總讓我剎那間失去理智,上演河東獅吼的戲碼。

 

        或許是一種反撲,兩小一天到晚聽媽媽碎念,心生厭煩,現在有個機會可以嘴媽媽,他們怎麼能放過呢?我每天講好幾次快收玩具快去洗澡快點睡覺,他們都當作耳邊風,但我只要一說「」,小孩馬上有反應,實在是冤冤相報何時了阿(?)。

 

        我並不會因跟小孩說對不起而覺得尷尬,因為自己違反了規定,就要有所表示,畢竟身教與言教更重要。福太我沒有傳統父母的偶像包袱,認為爸媽都是對的,或者,即使爸媽犯錯小孩也該有耳無嘴,不能糾錯。父母的光環不是來自於威權與階級,而是陪伴、教導、尊重與溝通。打罵可收一時之效,卻非治本之道,孩子只是屈服了某些形式的暴力,未必懂得事情發生的脈絡及善後的方法。

 

        雖然我也有獨斷的時候,也有失控的時候。某天晚上,阿how突然哭起來,說「媽媽你都不理我。」「什麼時候?」「小班的時候,你帶我去學校就走了。」

 

        是的,我那時背著無時無刻死黏著媽媽的二寶,無暇分心去安撫有嚴重分離焦慮的老大。看著其他孩子漸入狀況,我希望他也趕快適應環境,總是抱他一下,要他勇敢就轉身離開。雖然阿how已經大班了,但這個心理陰影並沒有過去,一直刺激傷害著他,讓他想到就悲從中來。後來我很慎重地跟他道歉,說明我那時候沒有注意到他的需求,以為他去上學就應該獨立了,沒想到讓他這麼難過,希望他可以原諒媽媽的疏忽。

 

      「媽媽,你是不是討厭我,不愛我?」每次吼完小孩,孩子總要試探我的愛。

      「媽媽很愛你,不是討厭你。但做錯事情要跟你講,要請你反省改過,不然你不知道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

 

       小孩不喜歡被唸被檢討,可能會以為爸媽不愛他們了。某種程度來看,孩子是心肝寶貝,我也捨不得他們因此傷心落淚,但若一開始不給他們正確的認識,或是思考的空間,那將來他們就沒有判斷的準則,也沒有同理心的感受,所以我盡量壓下自己的脾氣,提醒孩子這麼做可能會發生什麼樣的後果,這後果是他願意承受的嗎?是他會開心的嗎?下次遇到同樣或類似的事件,該怎麼處理才好。或許他們智慧未開、或許個性使然,總是一而再的犯相同的錯誤,挑戰爸媽情緒的極限,但這同時也是爸媽的學習與責任,我們必須嘗試各種方法,讓孩子慢慢明白是非對錯,而非只用恐嚇暴力及利誘來逃避教導的意義。

 

       話說回來,「欸」好像變成了口頭禪或發語詞,我總是有意無意之間就脫口而出,落得被打臉的下場。回想本人以前常常將TMD、靠北靠么、林老師的掛在嘴邊(遠目),但在孩子面前就得收起隨興的本性,注意一言一行。

 

      不說欸,那我改說「厚」還是「哈囉」好了。(這樣會比較好嗎?)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