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段時間,我感覺自己在撐著,只求度過今天。

 

        壓力是慢慢堆積起來的。原生家庭的心結,婚姻相處的不如意、育兒的挫折,人生使命的質疑,加上自卑軟弱的個性,匯流成一股迷惘且痛苦的暗流,逐漸將我吞沒。

 

        忍耐到極點,求生本能讓我開始試著化解身心的鬱悶。思來想去,一個念頭閃過:如果有人比我更難過,說不定我會覺得自己的困境沒什麼(UCCU,這麼小心眼)。於是我上網搜尋,下訂了《暗黑中,望見最美麗的小事:接受不完好,活出自己的56道練習》(看來看去我都是一樣的起手式)。

 

        這本書是《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的作者Cheryl Strayed,在當網路匿名專欄作家時,回答四面八方寄來的人生難題,所集結而成的作品。她以Sugar的名義,以自身的經歷,以開放包容的心態,提供了她的看法。

 

        書裡面的問題,的確複雜糾結,超出我的想像。身為不被父母諒解的同性戀、無法走出流產的傷痛,遇到因對止痛藥上癮而毀了工作與家庭的中年危機、年近四十沒有適合對象但好想要小孩、前科累累的兄長在經濟與情感上不斷向家人勒索﹍﹍。我看著這些充滿疑問的靈魂,心裡的黑洞越發擴散,覺得人生真的好難。但是,我並沒有對比而感到快樂知足,畢竟那是別人的遭遇,橫在我眼前的種種挑戰依然巨大,讓我在生活中裹足不前。

 

        嘖嘖,我當時就是一個腦筋打結,心底盡是荒煙漫草的傻瓜。

 

        後來,我鼓起勇氣參加心靈成長的工作坊,冀望改變自己的負面思考。聽到每個學員悠悠說出自己的煩惱,甚至當面落淚(雖然我是哭最慘的那一個),我才真切感受到,大家都有不同的困境。有些事情你會一笑置之,但卻有人從此過不去;有些事情你看得很嚴重,也有人覺得沒什麼。

 

        因為我們的人生經歷都不一樣,解決事情的智慧與能力各有高低。就算找來知悉前世未來的神通者解惑,也未必從此一帆風順,諸事圓滿。不過這次的活動讓我對孩子的教養擔憂從此轉念。與其一直擔心他學不來、表現落後,不如欣賞他的優點,花時間陪伴,然後等待他的成長。

 

        有了某方面的突破,整個人好像開始振作起來。除了繼續思索其它問題的解決方法,我也根據自己的喜好,訂下每個月看兩部電影的目標。之前我常沉浸在憂傷之中,只要一忙完事情,就往壞處想,越想越悲哀。看電影能讓我放空與放鬆,轉移我的注意力,跟著電影歡笑哭泣也有助於紓解我的情緒。

 

        所以從此越來越好了嗎?

 

        戲通常不是這樣演的。高低起伏的情節同樣發生在生活中。

        當你稍微感到舒心時,就會有新的事件打擊重建中的自信。譬如,孩子學習卡關了,你不免又擔憂起他的能力,譬如,先生總是不聽勸地口出惡言,讓你第158次懷疑嫁不對人。譬如,想到這輩子沒有任何夢想,是不是白活了。

        我在今天開心明天失落中度過,希望與失望總是如影隨形。不管多麼認真的參透,書上猛然稱是的道理、演講中靈光一閃的體悟、諮商裡重複提醒的練習,在一個不小心崩潰的瞬間全部翻盤,我又被打回自卑軟弱的原形。

 

        重建自我的路這麼困難,尋求生命的解答這麼麻煩,我懷疑那個真心接受自己,感覺自己萬般美好的時刻永遠不會來臨。

 

        一次做完天使靈療後,老師對我說:「你想要正視自己的身心,是好的開始。給自己一些時間,畢竟不可能一下子就拔光這麼多刺。」

 

        是阿,如果不經反覆思索辯證、清澈心靈,馬上就能頓悟釐清生命的謎團,我就毋須痛苦這麼久了。

 

        而在這些提升自我性靈的活動裡,最有感的是寫部落格這件事情。

 

        最初,我想要寫出自己內心的苦楚,然而寫著寫著,我發現曾經那麼在意的人事變得淡然;某個積藏已久的生命經驗透過書寫,逐漸釋懷。在跟菓太討論主題或內容時,我也得到很多啟發與回饋,對於生活周遭有比較深刻的理解,不再像過去,只是一廂情願的在打七傷拳,傷人七分自損三分。

 

        說真的,做一件自己喜歡的事情,絕對Z>B。

 

        儘管生活時不時就會帶來驚喜或驚嚇,但我覺得自己好一點,開心一點了。大概,我意識到敏感與脆弱的自己,其實很不錯。大概,我接受生命的跌宕,其實是常態。就像Sugar(上述提到的匿名答客問專欄作家)說的,「我向你保證,人生只有更真更痛,絕不可能剪輯、快轉、倒帶、暫停,任何你想要的,它都不會輕易給你。

        可是就在熬過那些痛苦,放下執念迎向出口之際,你會了解到,不如己意是人生的必經過程,給你考驗也給你養分,讓你變得更加豐盛與完整。

 

延伸閱讀:《〔福太〕做自己卡實在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