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how十分怕水,嚴格來說,是脖子以上很怕水,所以,洗頭對他、對我而言都是一件苦差事。

 

        有時候一直碎念,叮嚀不能噴到眼睛,有時候尖叫大哭,有時候全身發抖,有時候頂著濕漉漉的頭髮想要脫逃。

 

         反正到了洗澡時間,幾乎就是煎熬的親子時間。

 

         好不容易,經過兩年的摸索、磨合、嘗試,練習,阿how已經可以乖乖彎腰,讓我沖乾淨頭上的泡沫。想起這些日子的抗戰,某天,我忍不住問他:

 

       「之前你不是在媽媽肚子裡游泳嗎?為什麼現在這麼怕水呢?」

 

         他回道:

 

      「有喔,我記得在你的肚子裡游泳,那時候我都在流淚!」

 

         最好是。我第一次聽到這麼悲傷的胎內記憶。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