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陪先生去信義區的百貨公司買鞋。

        我真的很久沒到這裡逛街了。偶爾朋友約來附近吃飯,總直接入場開吃開聊,結束就走人,所以買鞋那天在街頭晃著晃著,有點找不太到方向的感覺,每一個轉角又見流行享樂的天地,哦,W Hotel在那裡,旁邊是信義誠品,看到遠百信義A13了,我剛走過Bellavita,要不要去威秀那邊看KAKAO FRIENDS?

 

        一棟棟高聳現代的大樓,一面面奢華貴氣的櫥窗,放眼望去盡是流行品牌的招牌與廣告,到了晚上,七彩霓虹閃閃發光,那耀眼的光芒襯得每個穿梭的行人都像superstar一樣。

 

        想起我剛出社會時,這裡還蠻空曠的。幾次來附近的國際會議中心聽演唱會,除了新光三越A8,其他百貨商場正陸續建造中。會跟朋友相約這裡,大概是去當時很熱門的NEO19吃飯,或是到信義威秀看電影,從捷運站出來,沿著沒幾盞路燈的通道,穿越正在動工的區域,來到了人聲鼎沸、目眩神迷的松壽路。

 

        消費主義興建的速度當然很快。工地的鐵皮隔牆沒多久紛紛拆掉,展示越來越多的大樓,進駐越來越多的商店。大量人潮湧入,娛樂活動一波接一波,這裡變得trendy又luxury,是當時最熱門的約會景點。

        在某一個眾聲喧嘩的周末,我開心地走在百貨公司連接的天橋時,下方的視野出現了一塊菜園。對比四周林立的高樓大廈、蓬勃的工商活動,這塊充滿農家樂氛圍的土地實在突兀,主人澆花的動作和行人提袋的手勢也大相逕庭。根據都市規劃與土地開發的趨勢,我知道這塊菜園不久之後將要消失,這個區域存在過的四四兵工廠,以及曾經樸實生活的人們,都將成為歷史記憶。

 

       時間的巨輪不斷滾動,輾過了蹣跚過時的思想,也輾壓了茫然懵懂的我。

 

       那個會在周年慶殺進殺出的小資女,轉眼間忙著擠奶與換尿布;那個從前注意著女性時尚雜誌的”小姐姐”,現在看著超市DM比價比得不亦樂乎。雖然化妝包裡留有用品與工具,卻常常發懶不用;就算跟風買了一些當季流行的服飾包鞋,出門還是只穿戴那幾件款。

 

       沒有什麼不會改變的。萬丈高樓可以平地起,也可能眼看他樓塌了。

 

        是的,在婚姻育兒生活頭幾年,我很常對自己感到陌生:一個好好的可人女孩,怎麼變成了瘋婆?從沒想過生活裡要遭遇那麼複雜的情境,過往總是耍任性的自己,面對為所欲為、又哭又歡的嬰孩(或許還有老公),展現了連自己都驚訝的包容力(有時候氣到內傷換來的)。以前總是能自己支配的時間、金錢,甚至心情,如今幾乎全都貢獻出來,要當女兒、太太、媳婦、媽媽、妯娌…,可以是任何人,就是不當自己。

        我事前並不知道這個改變如此巨大,甚至是改變了一生。然而,隨之而來的責任也好,訓練也好,讓我強壯許多。我能一手抱小孩,一手揹娃娃車;我能半夜醒來四五次看小孩退燒了沒;我能到處接送小孩變黑也無所謂;我能換完炸屎尿布之後,繼續談笑風生切牛排(喂)。我開始關心食安環保、學習親職互動、參加議題遊行,嘗試各種手作,種種疲憊或趣味都是單身時想像不到的,要說是全新的自己,或是變種的自己,好像也行。

 

        時間巨輪繼續滾動。這樣看來,沒有所謂更好,也沒有所謂更壞,就是走在一條自己選擇的道路上,欣賞個人專屬的風景,體驗獨一無二的生活況味。

 

        只是,迷走在一棟又一棟精緻的百貨商場,突然想起了那些晃悠的時光以及那塊菜園。我對著先生訴說一些感慨與情懷,他不甚在意,唯一有感的,是最後我居然兩手空空的離開,讓他的錢包得以保全。

 

      「那麼,我回去就把購物車的單結了。」聽他驚訝完我如是想。

 

        有些事情永遠都不會改變吧!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