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上清香裊裊,沉靜莊嚴。前頭的廟方人員拿著生辰,要男人說出請求。

 

        男人雙手合十。他剛滿十八的兒子近來頻繁出入醫院,狀況時好時壞,未見起色,所以想要請問神明,病況如何能解?何時轉好?

 

        帶著酒氣的濟公乩身,口中念念有詞,捻算手指,向著頭頂說了說天語,靜默了一會兒,終於開口:

 

      「我去閻王前看過生死簿了,你兒子就活到十九歲。」

 

       空氣瞬間凝結,男人更是受到打擊,吐了大氣。過了十秒鐘,他哽咽地問:

 

       「是否可以把我的壽命給他,十年二十年都沒關係。」

 

        總是一派輕鬆的濟公師父正色道:

 

       「生死天註定,誰都無法更改,你要看開。這事我就處理到這裡。」

 

 

        當時站在旁邊的我,感受到那股不甘願又無可奈何的心情,數年過去始終未能忘記。

 

        身為人母之後,總是悉心照顧孩子,多少小孩生病的夜裡不能成眠,多少小孩走跳的日子裡耗盡精力,簡直是拚了老命,帶著他們去上早療課,去參加活動。光是應付一般的玩樂行程,擔心日常的課業壓力,就勞累不已,常常想著自己還能撐到什麼地步?

 

        然後,我想到了這個男人。為了孩子的健康,舟車勞頓來回奔波,只盼望有痊癒的一天。

 

        在柴米油鹽醬醋茶打轉的生活中,我盤算著錢不夠用,哀怨主婦身分好空虛。有一回笑問朋友,那些人生勝利組到底有何煩惱,沒想到朋友們的回答讓我很揪心。大抵是不愁花用,工作順利,但總遇不到真心,感情世界傷痕累累。又或者出身富裕,平步青雲,卻在中年遭逢病痛,難纏到醫生都束手無策。

 

        不知怎麼地,我又想起了這個男人。他願意奉上自己的生命,只求孩子能夠活著,卻違逆不了天命。

 

        你或許是幸運的精子,含著金湯匙出生,然而防不了變異的人心;你或許喊水會結凍,說第二沒人敢稱第一,但折壽續命之事就是沒得商量。

 

        無所謂運氣,不分貧窮富裕,人生就是會給你重擊。

 

        佛家語說有漏皆苦。漏就是漏洞、不完整,人活著不可能完美無缺,總是有所失,而正是這些不如意,讓我們經常煩惱。每個人的狀況不同,生命排序也就不同。有些人追著錢跑,認為有錢就什麼都免煩惱;有些人追著愛情,心儀天長地久的浪漫;有些人追著健康,覺得正常活動比什麼都重要。我們無法衡量孰輕孰重,因為在得不到它們的時候,同樣都備感挫折。

 

        該怎麼去看待生命裡的困乏與失落呢?

 

        以前的我,大多抱持著悲觀看法,不是逃避就是抱怨,覺得事情無能解決,或是希望誰來幫忙解決,可想而知,問題越滾越大,非但沒有消解,還限縮了自己,萬念俱灰地困在巨塔裡頭。

        可是,生命會找到出路。當你開始想要改變,意念會帶領行動,行動會開創新局。縱然還是一段跌跌撞撞的路,卻是截然不同的旅程,一定會越變越好,越過越開心。

        所以,既然不能免除痛苦,那就接受痛苦。唯有真誠面對自己,拔去心頭上的怨恨恐懼,找到盲點,人生才能繼續前進。

 

        至於無常呢?

 

        這倒是問倒了我。即使教科書上有教,也不能讓你做好萬全準備與事後彌補。我想,就是盡力珍惜緣份吧。做你想做的事情,對你愛的人好一點,花時間在你喜歡的人事上面。當那個措手不及的瞬間到來,你就不會後悔(好啦,可能多少還是會有一點)。

 

        最後,引用李歐納柯恩(Leonard Norman Cohen)的〈讚美詩〉:

        There is a crack in everything. That’s how the light get in.

        萬物皆有縫隙,方能讓光透進。

 

        每一個生命都是希望,都有意義。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