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阿how問我:「為什麼要有爸爸媽媽?」

 

        我愣了一下,不知該怎麼回答才好。我拿不出什麼「愛」、「緣」這種命定的理由來說明(對六歲小孩而言似乎很複雜),也不想用「照顧教育」如此自以為是的講法來呼攏自己。我只得逃避迂迴說道:「不一定要有爸爸媽媽阿,那你要不要去跟阿公阿嬤住?」(共蝦毀?為何會這樣回我真的百思不得其解。)

 

        然後,我想到了電影《小偷家族》。

 

        這個家族裡,有靠年金過活的奶奶、在工地上班的爸爸、在燙衣廠工作的媽媽、在扮裝風俗店打工的小姨、沒去上學的兒子、新來的小妹。他們是一般人眼中的底層家庭,做著不怎麼體面的工作,錢不夠用就去賣場、超商、雜貨店偷,在現實社會中,他們是幾近犯罪失能的高風險家庭,然而電影裡,他們一家人卻和樂融融地生活著,全憑毫無血緣的「羈絆」。

 

        在血緣繁殖的命運場域裡,我們往往有很多無奈與感慨。總是爭吵不休的長輩,總是我行我素的手足,總是無理取鬧的親戚,總是比較不完的事蹟,總是堪比肥皂劇的流言蜚語,所有的混亂以一種「血緣親情」綁住我們,解決不了,逃離不了。曾經以為深愛過的人,都在某個翻轉的瞬間,成為心頭最大的敵人。對於家族血緣,我們是那麼可愛又可恨。

 

        往海灘的路上,媽媽信代很得意的跟奶奶說,我們的家比別人家要強,因為我們的羈絆很深。

 

        擺脫了血緣,對於家庭溫暖的渴望,是不是就能成就幸福美滿的關係?《小偷家族》裡的成員,每一個都是被撿進來的,每一個都是源出於有所缺陷的家,帶著傷痕,帶著尋覓新生的盼望,共同蝸居在破舊髒亂的一方天地中。可那餐桌上的熱湯,那擁眠睡去的被窩,那請求撫慰的激情,卻如此真實溫暖,在原生父母或法律夫妻上都未必能得到的疼惜,不經意地、不間斷地在這個家湧現而出,讓螢幕前的觀者,紅了眼眶。

沒有血緣卻無比親密的相處

 

       

 

 

 

 

 

 

 

 

       

        所以,為什麼要有爸爸媽媽?

 

        這部電影裡,我最喜歡的角色是兒子祥太。因為身分不明,他無法就學,爸爸唬弄他:不能在家學習的人,才要去上學。他看似不以為意,常跟爸爸到處行竊,甚至也教會妹妹凜互相cover偷東西,但走在別人放學的途中,躲在廢棄的車子裡,甚至關在狹小的房間時(其實原本是放雜物的空間),我都感受到他的寂寞與懷疑。一個大多以犯罪維生的家庭,一個封閉與人無交集的家庭,一個他用「吶」來稱呼爸媽的家庭,是他將來想要的嗎?尤其在雜貨店老闆告誡他「別讓妹妹做這種事」(偷東西)時,祥太明白做抉擇的時候即將來了。

 

        他故意失風被抓,整個家庭因此分崩離析。後來,他跟爸爸見面,父子開心的打雪仗,就像過往兩人親密的時光,但夜晚同床共枕時,他們都明白,明天過後就再也不相見了。臨行,爸爸送他去坐公車,祥太告知,他是故意讓店員發現偷竊行為,便匆匆上了車,任憑不解的爸爸在車窗外呼喚,想要追問原因。

揭開家族秘密的祥太

 

 

 

 

 

 

 

       

 

 

        斬斷關係的祥太,終於在座位上輕輕地喚聲:爸爸。這一幕其實讓我很心疼。他鼓起勇氣,揮別在底層爬行卻充滿溫情的家,希望能成為自己。寂寞終究免不了的,從此之後可能只剩一個人了。坐牢的媽媽告訴他何時何地救出他的,要祥太去找自己的親生父母。所有的懷疑,不論回首過去或是出發將來,最後人人都得回歸源頭,尋出解答—我是怎麼樣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的?之於世界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所以,才要有爸爸媽媽。

 

        阿how,這是個多不得了的問題啊,讓我想到了人的糾結束縛、出走失落,讓我想到了人的依附滿足、眷戀救贖。到底何以為家,何處是家,透過這部電影,我似乎看到了全新的定義。至親姻緣並不一定生產愛,畢竟現實中,你我人生有大半的痛苦煩惱皆根源於此,割捨不掉的情感連結讓悲劇一再上演。另一方面客觀來看,幸福感動其實是因緣聚合,極短暫的存在,你的確曾經有過,絕非always擁有。家庭的溫暖除了要不斷付出努力才能得到,還得要有些運氣,因為神隊友很難遇到吶。

 

     《小偷家族》實在太好看了,顛覆了我對家的想像,但滿足了我對愛的期望。即使不可得不可行,我卻想要進入片裡,待在海灘上,跟大家一起說笑踏浪,那是就要離散的前夕,最幸福的時刻。

一家人幸福的最後畫面

 

 

 

 

 

 

 

 

 

 

註:圖片出自奇摩電影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