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年底,大家都在關心什麼呢?聚餐的妝髮服裝準備?聖誕節的交換禮物?尾牙的表演節目?還是跨年的活動安排?

 

        這些很重要沒錯,但已然不再是媽媽的首要焦點了。各位朋友們,媳婦的關鍵字是「年菜」阿!

 

        上兩個禮拜,我百無聊賴地滑著手機,點進超商的APP,看到年菜預購的選項,嘆了一口氣(媳婦們知道的),開始逛起今年的推薦菜色。其實我不用幫煮,要買什麼也毋須我決定(那你嘆什麼氣?大概當媳婦之後就是不停地嘆氣),但「沒有常識也要看電視」,不會煮大菜至少說得一口好菜,婆媽們或媳婦們交流起來,勉強可以插花個幾句。

 

        年輕的時候,我蠻期待除夕團圓飯的,阿嬤跟媽媽總是準備著幾道必備菜餚:蘿蔔糕、煎魚、豬腳、烏魚子、長年菜、香腸、蝦子、醉雞,外加代表圍爐意義的火鍋。自己煮食其實很家常口味,也不是很耗時費力的功夫菜,但就著吃慣了的佳餚,跟家人聊天喝酒,搭配電視過年特別節目,整屋子開開心心熱熱鬧鬧地結束一年,期待來年,成了我生命裡新年祝禱的一種儀式。

 

        婚後,公婆家做生意,過年是最忙碌的時刻,全家總動員地搬貨包貨,無暇進廚房準備年菜。幸好,電視購物跟外帶年菜拯救了婆婆媽媽們,得以在一小段空檔,做幾個加熱的動作,就能變出一桌象徵性的鹹香菜色。味道當然不再是熟悉的口味,這些即時包也只是拿來作為應景的料理,匆匆吃完之後,就得繼續未完的工作。那些數十年所經歷的,聽聞親戚朋友間八卦軼事的趣味,飯後泡茶嗑瓜子吃零食的悠閒,拿出撲克牌小賭怡情的刺激,還有,看著電視守歲等待炮竹聲響的溫馨,就這樣走入歷史。

 

        隨著生活型態的改變,觀念的調整,過年也不一定要在家裡吃了。為了免除媽媽們準備料理的辛苦,為了滿足想吃精緻餐點的口慾,為了省去從初一撿菜尾到初五的煩膩,現下流行去餐廳圍爐。猶原是一大家子,猶原是滿桌好料,只是換去公共空間,與其他人鬥陣湊熱鬧。有的餐廳拚翻桌率會限時,一頓飯擺不到宵夜時分,兩小時的歡快就當年夜飯吃好吃滿,結束後大家各自活動。去看電影,去找朋友,去排百貨公司福袋……,總之,團圓形式大於意義,家人間短暫聚首,重要時刻有參與到就好。

 

        甚至,年夜飯也不吃了。

 

        好不容易有一段較長的假期,許多人選擇出國度假,在異地過不一樣的年節。看著臉書、IG上朋友們的即時PO文,欣賞著異國風景與異國美食,似乎大家都不在台灣,感覺很新奇,有一種今夕是何夕的錯置感。大抵跟家人吃飯還算方便,隨時可安排,但玩樂的行程總是得空才有,難得才有,團聚也就不講求在這一時。所以,要說是年節的氣氛淡了,還是我們有更多過年的選擇呢?無所謂評判標準,大家開心就好。

 

        看了幾家年菜菜色,其實不離傳統,符合節慶的吉祥要求,也符合大眾流行的口味,但最令我驚奇的是,市場推出了1-2人的份量。社會的發展與工作的性質日趨複雜,小家庭的組成已是主流,工商服務業輪班也是常態,加上過節方式多樣化,數十人辦桌的場景可能淪為新聞取材,逐漸興起的事實是,自己過年也沒什麼不好,尤其應付父母親戚的探問:工作薪水多少?交往對象了嗎?何時結婚?有沒有要買房子?是不是趕快生小孩?再接再勵第二個……,這種「相見就要雜唸」的壓力,實在讓人頭皮發麻。不僅腸胃負擔大,心理負擔也大,講著講著,覺得年菜滋味再好,都沒胃口了。

 

        但是,厭世媽咪更不想面對過年。如果可以,1-2人份的年菜也免了,給我一個獨處的空間,一個好吃的排骨便當,一杯慣點的手搖飲,還有一支手機,靜靜享受一個人的自由,就是perfect moment了。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