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太主筆。

 

        2020就要結束了。

 

        去年此時,我正關注著兩周後的大選,心心念念台灣將會是怎樣,沒料到大選結束後,世界變得天翻地覆,從來不曾想過會是這樣,發生許多令人錯愕、驚訝的重大事件,難怪網路上戲稱今年簡直是「厄靈厄靈」。

 

        但一把刀兩面刃,結果總是好壞參半、禍福相倚,若能從中反省並實際行動,其實是提升了我們的思維與能量,帶領我們往更好的未來前進,樂觀來看,今年的重大轉折反而是成長的助力也說不定。

        雖然菓太已經進行了個人的年終檢討(《年終檢討大會》),對於這麼「特別」的一年,福太還是想要聊聊,姊妹倆不能免俗地來場回顧對談,希望在這麼多的失落裡,感受生命的啟發與意義。

 

福太:今年發生的大事裡,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有何影響?

 

菓太:當然是新冠肺炎疫情囉。為了防疫,必須更注重清潔衛生。想我以前也是很耐髒,除了吃東西前洗手,還有小孩生病,對於飛沫、細菌根本就不會想太多。但現在出門就是酒精、口罩不離身。

福太:恩,之前本土案例嚴重時,小孩一回家我就叫他們去洗澡,出遊外宿房間還要先噴防護精油才安心。

菓太:真的,到哪裡都很謹慎小心,這是生活面的影響。另外,看到很多人因為疫情而無法上班上學,或是染疫死亡,覺得時間真的太寶貴了,想做什麼就趕快去做,我不是指一窩蜂跟流行的那種,而是那些在人生to do list上面的事。

福太:我也有類似的感觸,不知道意外跟明天誰先到來,所以想做什麼就不要再等了,然後,多珍惜跟家人朋友的聚會,在這麼艱困的時刻,面對面及擁抱顯得份外感人。對了,要不要說說看你今年做了什麼想做的事情?

 

菓太:學會游泳三式(除了蝶式)。我終於不是半調子了。

福太:差不多學了一年,對吧!

菓太:恩,從頭開始學,真的是經歷從無到有的過程,像是喝到水,換氣角度不對,手腳不協調,遇到撞牆期,蠻多挫折挑戰的。但我真的很想學會游泳,有時還會看游泳教學的youtube研究,到底姿勢該如何調整才好。

福太:很佩服你,能克服這麼多問題,沒有半途而廢。雖然今年沒有如預期去跑馬拉松,你還是達成了運動項目的目標,不容易啊。

菓太:明年我希望能夠拉長游泳的距離,譬如一口氣游完50或100公尺。ㄟ,你不是也有去健身房運動嗎?

福太:我就是去走走跑步機,只是流流汗、動一動而已啦。今年比較大的收穫,應該是充分利用待在家的時間,看了很多影片吧。

菓太:你本來就蠻愛看電影的阿。

福太:是拉,可是以前總是等到有閒、有心情才看,現在因為減少外出,所以沒事就會點選MOD。雖然看電影是很小的一件事情,但給了我很多想法與感動,也轉移了焦躁與不安的情緒,算是一種小確幸吧。

 

菓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宇宙,能夠做想做的事、喜歡的事,就很棒了。

福太:那今年有覺得殘念的事情嗎?

菓太:就東京奧運紀念品之旅無法成行。

福太:想當初我們還為了住宿跟奧運門票費盡心思。

菓太:可是在國內玩也蠻開心的拉。

福太:恩,台灣好吃好玩的地方很多。拜振興券、國旅補助、藝fun券、動滋券各種優惠之賜,享受了旅遊購物樂趣。

菓太:沒有優惠你也在旅遊購物吧!

 

福太:可能次數會少一點(羞)。每次出去玩看到滿滿的人潮,對比其他地區封城、鎖國,只能在家上班上學的情形,真的覺得台灣身處平行世界,彭博的專欄作家不是形容他在台灣過著『unusually normal life』(註)嗎?

其實上半年疫情嚴峻的時候我也曾幻想,是不是世界末日到了。如果真的碰上了世界末日,你會做什麼?有何感想?

 

菓太:大概就是跟家人吃一頓好料吧。不管是不是世界末日,我覺得人生裡一定會有某些無法完成的遺憾。但步入中年,我已看淡非怎樣不可,沒有年輕時候那麼執著,這或許對我是最好的安排。

福太:你會這樣想,應該也不擔心世界末日了吧!

菓太:我覺得我生長的時代,越來越多元開放,很多傳統的價值觀已非絕對,新興的工作職業都是以前從沒想過的,如youtuber、podcast,充滿了樂趣與創造力。即使這次的疫情帶來無數死亡與創傷,我仍期待未來的人們更加幸福快樂。

 

福太:我之前曾發文抱怨防疫生活,後來則寫了自己的種種收穫,這場病毒戰爭也不是全然的只有失去吧!大家討論今年毀滅性的大事件,總會帶入神童與靈媒們的預言,我覺得利用這個機會,靜心想著自己的富足與關卡,該放下的放下,該調整的調整,或許也會「預見」未來更理想的自己、更舒心的生活。

菓太:很身心靈的發言。

福太:表示我有認真學習嘛。你跨年要幹嘛?

菓太:沒啥活動,現在幾乎都在家裡看電視轉播,有時陪小孩睡覺還沒倒數到。

福太:我們是有要去飯店慶祝啦,但最近疫情嚴重,有點心驚驚。

菓太:那就戴好口罩,保持好社交距離。

福太:希望大家都能平安健康地迎來新的一年。Goodbye,2020!

 

註:外媒彭博的專欄作家高燦鳴撰文《My Unusually Normal Life in Taiwan Amid the Global Pandemic》,講述過去幾個月來,他在台灣從事種種活動,包括聽音樂會,跑馬拉松、游泳,上健身房,去人擠人的酒吧歡暢,「我坦白說,這一年在台灣的日子簡直正常得離譜。」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