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太主筆

       

       這些年在家庭生活裡忙忙碌碌。每個卡關的當下,都覺得日子異常艱辛,出頭天的時間似乎遙遙無期,然而,過著過著,小孩快離手腳了,我也即將要奔四了。

 

        從三十九歲變成四十歲,雖然只差一年,意義上卻全然不同。

 

        是不是真的就要老了?新陳代謝開始變慢,潛在各種疾病的風險。是不是真的穩定了?達到五子登科的標準,滿足社會的期待。是不是真的準備好面臨喪禮比婚禮多了?生命開始展示各種無常,教導我們內省的哲學。

 

        於是,我跟菓太做了一次回顧,互相探討過去十年,我們有什麼樣的轉變。也做了一次展望,期許自己十年後會是怎麼樣的人。

 

一、覺得對方在這十年內,有什麼明顯的改變?

 

菓太:      福太從小就是個溫和柔順的人,感覺總會寫些抒情、風花雪月的散文,(福太我其實寫的是憤恨文),很純真美好的樣子。但走入婚姻生兒育女之後,變得比較尖銳,開始硬起來,應該說是覺醒了什麼吧,不想再壓抑委屈,有些事情會去突破。

                  而且,我原本以為你是勤儉持家的人,可是後來發現你也蠻敗家的,花錢很豪邁。什麼,你說你以前清心寡慾喔。還是你嫌錢賺得不夠多,所以沒想要特別花錢。

                  還有就是你去唸研究所之後,變得對穿搭比較有想法,願意嘗試不同的風格,好像甚麼流行元素都可以接受。

 

福太:      剛好你講的點也是我想講的。我覺得你年輕時蠻敢做自己的,有幾次生氣還跟爸媽對嗆,但結婚之後就開始隱忍脾氣,甚至老公有時真的很胡鬧也算了,卑微到我覺得不可思議(是一種有比較就有傷害的概念拉)。

 

菓太:       因為我不夠認識婚姻阿,尤其全職帶小孩之後,就想說要把家裡顧好。其實,年輕時也不是做自己,而是我以為那就是我自己,我就是叛逆、憤世嫉俗啊。但其實很多事情都沒有深入的去想,去了解探索自己的喜惡或是極限。我覺得當時做了很多事情都好像開了頭,卻錯過了時機。譬如我去九州打工換宿,那時候還沒很多人去九州觀光,大家還是往東京、關西、北海道跑。如果我那時有想到由換宿開始來做部落客的工作,現在的人生肯定不一樣(千金難買早知道)。

                   最近我在看侯文詠的書(《請問侯文詠:一場與內在對話的旅程》)。他講大學時代非常喜歡看電影,常常去電影院、影展,從那時候開始萌生從事文學創作的念頭,在多年的醫生職涯後,他選擇放下白袍,專職寫作。這讓我想到,我就是年輕時候沒能好好思考自己有什麼可能,以致於很多美好的可能就無疾而終了。   

福太:       恩,我想你就是因為在婚姻裡,怎麼講,萎縮嗎?喔,你說變無趣嗎?所以反映在穿搭上比較打全牌,就是很制式,很一般啦。想想,國高中時代,你借了多少本non-no阿。跟我相比,你就有一種風格,一種態度。

            

        這些總總說起來,我們好像走著跟從前的自己相反的方向。你從果敢衝動變成了膽怯順服,我從抑隨和變成了黑特直接。我當然很敬佩你為家人的付出,我也很開心自己的意識覺醒,然而這些未定案,我們都還在找尋人生的平衡點。

 

二、那麼,十年之後你希望自己做了什麼事,變成什麼樣的人?

 

福太:      我希望去學習自己從前許願過的事情,譬如烏克麗麗拉、烹飪拉。不是有特別的期待要變成很厲或很有才華的人,而是一種不要錯過,臨死前沒有遺憾的心態吧!想做什麼就去做,不留任何悔。

                  我寫部落格一方面是想當個文字工作者,十年後,希望我還可以開心地做這件事情。

菓太:      要出書當作家嗎?

福太:      可以出書當然很好。另一方面,希望看過我們部落格的人,能得到力量,所以我應該要持續閱讀,拓展更多生活經驗,增長自我的智慧,能做更深刻的分享。

菓太:      當激勵講師嗎?

福太:      沒有拉,只是想要成為大家去找答案的鑰匙,啟發一些靈感與行動。我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最要改善的是不要用情緒在處理事情,能夠冷靜客觀地看待,這樣才能做出比較恰當的判斷。

                  好啦,換你說了。

  

菓太:      既然當家庭主婦,我的重點就是好好陪伴小孩,然後可以嫻熟烹飪技術。不是說家庭主婦就一定要很會煮飯做家事,這只是我對自己的期許,至少能燒一桌好菜

                  除此之外,我想去學手工藝的東西,現在不是很流行皮革、拼布、銀飾嗎?我想找一兩樣,先從上課入門,最好是取得證照,朝職人方向前進。這樣等小孩長大之後,或許能有個專業的技能,可以開課教學,或當作修身養性的美學娛樂也好

福太:       不錯阿。我看電影《日日是好日》中,女主角有自己的正職工作,但她學習茶道20年,然後就被師欽點,可以教學生了。

菓太:       我也喜歡喝茶,學一些茶葉知識也蠻有趣的。還有最近領悟到,好像要開始養生了,而且本來身體也沒很好。不然等到年紀大了就是養病。之後可能會考慮去做訓練型的運動,像是游泳、跑馬拉松,然後去參加比賽。

福太:       你是說長青組的嗎?

菓太:       當然啦!

福太:       那些長青組的選手也是長期在鍛鍊,阿公阿嬤都很強的好嘛!

菓太:       所以要挑戰一下啊,不然去跑夏威夷火魯奴奴馬拉松阿,那個沒有關門限時。

福太:       聽起來很熱血耶!

菓太:       當全職媽媽每天做家務、接送小孩,其實事情和時間都很瑣碎,每天忙得團團轉了就很乏味,自我變得很小時,有時候難免感覺坐困愁城。  所以,我希望去挑戰自我,透過嘗試、努力的過程,讓生活有興奮感、期待感,變成一個有「活著」感受的人。

 

        小時候總因著許多不確定而迷惘,以為長大就能知道任何答案,但我們後來才了解不是這樣的。世事變化可能打亂了我們的生命節奏,心魔未解可能耽誤了我們的前進方向,然而,未來總是一直來一直來。四十歲是一個嶄新的階段,跨過去之後會有什麼樣的風景,不得而知,但我跟菓太希望透過這次的回顧與展望,找回失去的心跳,直面自己的人生,不管是考驗還是回饋,我們都能坦然接受,並依著自己塑造的輪廓,踏實地去過生活。

 

        四十,你來了嗎?我來了!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